(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失 去 靈 魂 的 毒 姐 毒 妹_第6章

作者:盧亮竹 大小:368K 類型:都市 時間:2019-09-27 14:12:04
        枕頭,可剛擱好,她頭一歪又“哇”地一聲吐起了黃水,慌得姑姑又趕緊抱著婷芳把頭探到床外,用胳臂枕著她的腦袋,輕拍她的背部,由她對著塑料盆嘔吐著。
       “我去找張塑料布墊在枕頭上吧,不然……”媽媽不安地用手抓起枕頭上那根浸染了一大灘黃水的枕巾,扔在旁邊的一只盆子里,又換上一張干凈的枕巾,起身就欲去尋找塑料布。
       “不,就這樣,墊上那東西,孩子會覺得不舒服。反正,咱倆也沒啥事兒,她能吐多少,我倆就洗多少吧!惫霉萌灶^也不抬地抱著她,阻止了媽媽的想法。
       媽媽不敢找了,唯恐自己的絲毫不妥都會增加孩子的痛苦,加劇自己心靈的不安。她起身拿過一條干凈毛巾,輕腳輕手地走到姑姑身旁,等待著為女兒擦去口邊的殘跡。
       過了一陣,她才沒再吐了,可她仍懶得說話,只將頭略微吃力地扭動了一下,姑姑見狀就慢慢將她扶了起來,媽媽則趕緊為她抹去了臉上的污漬。
       姑姑再次將她的腦袋放在已換了干凈枕巾的枕頭上,默默地注視著她微睜而無力的雙眼。
       “冷……”她將身子蜷縮得更緊了,姑姑趕忙拉開被子搭在她身上。雖然,現在還是盛夏酷暑之際,但她還是感覺到冷得瑟瑟發抖。
       “還要加點蓋的嗎?”媽媽心疼地小聲問著姑姑。
       姑姑伏身下去,連同被子緊緊地把她摟著,豆大的汗珠不一會兒便爬滿了姑姑的額頭:“不著急,我先摟一會兒,也許就好一點了!
       婷芳不知是累了,還是好些了,靜靜地蜷曲在被子里,睜著一雙無神的眼睛,又象病貓那樣一動也不動而可憐兮兮地躺著。媽媽以為她要睡了,可事后,她才告訴姑姑和媽媽那是自己全身太軟,而頭五天她連一分鐘的覺都沒睡過,一直都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態。周身上下只是軟、只是懶,似乎軟得連眼皮睜起來都十分困難,懶得連思維都停止了運轉。
      
       深夜兩點多了,媽媽在不知不覺中就倚靠在旁邊的沙發上睡著了,姑姑也睡眼腥松地坐在床邊不時將腦袋象雞啄米似地點上點下。那種煙癮忽然再次發作的焦急和煩燥,使得她又一次在被子里使勁地扭動掙扎起來……
       這次,她一直鬧騰了三個多小時,盡管家人們早有預見地把室內所有門窗都關得魚死眼閉,但她那大聲的吼叫和痛哭聲,還是讓媽媽時時都懷揣著擔憂,不知是事先他們懇求過大家,還是居委會給鄰里也打過招呼所起的作用,或者是人們對萬惡的毒品都深惡痛絕,都肯熱心地支持和幫助她們渡過難關?傊,對于在靜夜里帶給他們的攪擾,周圍鄰居誰也沒有言聲,誰也沒有抱怨和制止。樓上曾傳來挪動步子的聲音,媽媽猜想大概是小說作家老盧被吵得無法入睡,又起來爬格子了,對此,媽媽內心無不滿懷歉意。
       疲憊的姑姑猶如一位勇敢而機智的勇士,婷芳一出狀況就讓她立即睡意全無,又投入到了耐心細致的護理工作當中。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媽媽顯得沉穩和小心了許多,始終默默地為姑姑當助手,心疼地觀望著婷芳每一個細微的變化。
       “小妹,我給你弄點吃的吧?”
       過了好久,直到婷芳再一次象病貓似地睜著無助而失神的雙眼,稍稍安靜地歇息時。媽媽緊提著的那顆心才慢慢地落了下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由心疼而感激地望著姑姑,極其小聲地對她說道。
       姑姑仰起頭來,這才想起進屋之后倆人就沒有閑暇吃一點東西,她又看了一眼已安靜下來的婷芳,更感饑腸空空,急忙起身拉著媽媽就輕輕地走進了廚房。
       被折騰了近一個通宵的姑姑和媽媽,一邁進廚房,頓時就覺得幾小時前那沉沉睡意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妹,看到她這樣,我心里那個痛呀……”忙碌中盡量不弄出響聲的媽媽一邊感嘆著,一邊再一次淚水模糊了雙眼!鞍,都怪我這壞脾氣,咋就不能對她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寬容……不然,她也不會……哎!是我害了她呀!
       媽媽的抽泣和哆嗦,驚得姑姑趕忙上前摟住了她!吧┳,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是想開些吧?靹e這樣,她現在煩燥得很,如果驚動了她就麻煩了。你放心,這次治住了可不就會好了嗎?”
       媽媽半信半疑地點點頭,但仍然心有余悸地盯著姑姑:“小妹,你說這次不會再和前次一樣吧?”
       姑姑搖了搖頭:“大哥這法子,我看準能成。我問過好些人,戒毒所的肖大姐是我們局里的專家,她也說這毒癮是一種心理和精神障礙。俗話說,心病還靠心去醫,這次我們這么多顆心去幫她治,我看準能醫好!
       “真是那樣可就好了喲!眿寢屢册屓涣艘稽c:“唉,要是這主意不成呀,我真怕她還沒爬起來,你大哥就倒下去了。為了尋這個法子,他和小麗爸都快要瘋了。凡是有戒過毒的,不管多遠,他們只要聽到點風聲,就會連飯也顧不上吃就跑去求人家講經驗、求秘訣。后來,倆人就象著了魔似地左思右想,比我們所里搞研究還費神,這才尋思出個愛心戒毒法!
       “嫂子,這婷兒要成功了,大哥這法子可就出名了喲。這次局里專門派我來就是想爭取把它試驗成功!
       “小妹,你們局里對你可真好,昨天你要不打電話說來呀,我和你大哥這心里可是一直跟打鼓似的七上八下!
       “看你們把我想得……”姑姑委屈地看了一眼媽媽:“就是局里不批準我的計劃,我請假也得來呀。你看那天大哥把這事一說,哪個親戚不贊同。唉,我這姑姑是看著她長大的,過去是多好的一個孩子呀,現在被害成這樣,你說誰心里好受,大哥和你這一年多把心都給操碎了,如果我們這些作姑姑、叔叔的親戚朋友都不肯幫她,那不明擺著把你們一家往火炕里推嗎?”
       媽媽又忍不住眼淚花花,她咬著嘴皮點點頭:“嗯,那天請大伙兒來的時候,我心里真擔心死了,F在單位管得又嚴,自個兒做生意的吧,也成天忙著掙錢,就是有心幫助我們也找不出時間呀。沒料到,婷兒他爸給你們一講,誰也沒說半個不字兒,就連平時我們很少走動的二姨,不知哪天從大姨那里聽說了這事,也擔憂地跑來表示一旦婷兒好一點,她也要過來陪一段時間,就怕這么幾個月的時間,我們人手不夠照顧不過來,又會讓婷芳感到孤獨而生出毛病。婷兒原來學校的校長和老師,也早已把她們過去班上那些還住在這里的同學組織好了,說是只要我們給他們打電話去,他們就可以伸出友誼之手,搞一些活動來幫助婷兒減輕思想壓力,挺過這關的。還有居委會、你大哥單位和我們單位的領導,他們了解情況后也都特別理解,對我們很支持,F在,黨和政府對戒毒如此關心重視,大伙兒又這么熱心,我們實在是太感動了。這次要再有個什么差遲,可叫你大哥和我這臉往哪放啊。還有你,又咋向單位交待?”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