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40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的銬住了我。他的語氣和態度也顯得很有氣勢,很強硬!
        “那我一直遮住眼睛不看!不要逼人家啦~~~”我的尾音拖得長長的。說的話就像是個向父親撒嬌的小女孩般扭捏。沒辦法,對付不了他就只能這樣自欺欺人了!
        “呵呵...我的寶貝真可愛!可愛的我想吃了你!”夜魂啞啞的低笑著,身子還跟著一晃一晃的,呿...還真把我當成小孩子了!
        “我全身都是骨頭,吃了我也不怕磕到牙!”
        “誰說都是骨頭啊,這里...還有這里不都是又軟又嫩的肉嗎?還有你打算一直這麼抬著手嗎?不累?”夜魂一邊戳了幾下我的rufang和下體,一邊壞笑的調戲著我。
        “你...你討厭,壞夜魂,一回來就這樣欺負我!我不看,不看,就不要看啦...”嗚嗚~~~眼睛這樣不停的死捂著,真覺得有點痛,手也好酸啊~~~
        “討厭?也對哦!要你去看著那女孩去干這種yindang的事,而且這種事情都是你曾經干過的,哦,不對,好像還有一樣你沒干過,寶貝好像都沒有騎過木馬吧?”夜魂不愧是夜魂,他總能輕易找到我的弱點,然後再向我發起致命的一擊!
        “哎...你不要太過分哦...”
        “嗯嗯...真想看看我的小騷娃騎木馬的yinjian樣,哦~~~對了,也得找你哥來看下,這麼精彩的游戲,怎麼能少了你哥的參與呢?還有...”
        “別說了,我看,我看還不行嗎?”我的手趕緊的放下,在一片迷迷糊糊的視野里,那香豔的鏡頭入了我的眼。
        對面的女孩身上那薄透如絲的neiku,已經被yinshui打濕了一打片。那細長堅硬的如棍棒般的東西,一直在把neiku往小洞里擠壓著,擠得neiku上都明顯的出現了一個不小的凹洞。女孩還偏偏不早不晚的在此時yin叫起來!
        “恩恩...嗚嗚...”女孩的浪yin聲聽得人口干舌燥,心里也癢癢的。
        “嗚嗚...”夜魂的手開始在我的胸前點火。我在盡量的壓低我的shenyin聲。
        “我好像記得,你的xiaoxue也被neiku還是床單之類的東西玩過吧!那東西肯定還進過你的xiaoxue里面!”夜魂看著對面的女孩,強迫著我回想起他當初褻玩我的場景。
        那麼xxoo的情節我怎麼會忘記,那時我的xiaoxue確實被這妖孽塞進去過床單。真是chiluo裸的羞辱。
        “才沒有呢!我一點都不記得了!”我這樣死不認賬就對了。
        “不記得,那lily,把neiku脫下來,然後再把它塞到你的yindao里面去”
        “呵呵...你看著她的表演,應該就會記起來了!”這惡魔得意非凡的咬著我通紅的耳朵。等待著看精彩的後續表演。
        他的手還靈巧脫掉了我的胸衣,而且,他的脫法還跟對面的那女孩一樣,只脫了里面的。
        這死yinmo,不知是經歷過多少的女人,而且,又見識過多少的類似這樣的表演,才能達到如今這樣{如火純輕}的地步!
        “selang,你愛上我之後有沒有背著我去偷腥?我跟你講,你要是偷吃,我就再也不讓你碰我了”我扭過頭,堵著嘴悶悶的看著他。雖然我是一個女人同時要了2個男人的不良示范,但是,我還是不能容忍他也和我一樣另找女人,甚至同時愛上別人!
      
      
       番外{記憶里床單,重口味}
      
       “哼~~~你這個當著我面勾引你哥的小yinwa!你現在還懷疑我起來了是吧?”夜魂板起著臉,一幅準備好好教訓我的樣子.我趕緊見風使舵的轉移話題.
        “那...夜魂~那個女孩她真的什麼事都干啊?”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夜魂沒好氣的轉正了我的頭.
        對面的那個女孩她...她居然真的.真的把neiku塞進xiaoxue里去了!就因為夜魂的一句話.那麼漂亮粉嫩的sichu.就這樣被玩戲,猥褻了.這世界真是夠黑暗,荒誕啊```
        不過,回憶起來,我也干過跟那女孩類似的事情.那時...天!不能想,一回想的話,看眼前的景象就由震驚轉成發春了.
        我看著她那黑色毛發叢生的地方,夾雜著一塊異樣的布料,我的xiaoxue就反射性的直往里縮.
        “怎麼樣?想起當時我往你里面塞的是什麼了嗎?”夜魂貼著我頸部的肌膚輕吐著挑逗的言語.他的手指也正在穿越過neiku旁的縫隙.欲到達我的洞ru里.
        “啊。灰!”摸了我就丟臉死了,那里現在不僅很濕,還很燙.他一摸肯定就能知道我現在在發情了!
        “嗯嗯...”我低悶的shenyin著.它還是進來了!我里面的反應變得更加熱烈起來.
        “呵呵...這麼濕,ru肉還一動一動的.看來你是肯定想起來了!來,寶貝,嗯嗯...告訴我.我放過什麼東西在你這里啊?”他的手指在極其緩慢的向里侵入.這對我來說是種折磨.
        “嗚嗚...床單,那里被床單玩過啦...”當身體被控,嘴里的豔語也就這麼輕意的吐露了出來.
        “那~~~被這東西玩得爽不爽?要不要再被這樣玩玩啊?你看那個女孩玩得多舒服!叫得多yindang!”
        “而且她還在拼命的繼續往里面塞,好像要把那東西都塞進去.她才會飽一樣!你要不要也這樣玩玩啊?”夜魂的手指在有一下沒一下的掃刮著我敏感柔嫩的roubi.弄的我的那里既麻又燙.我下意識的夾緊雙腿,防止透明的汁液流到外面來.
        “啊。灰!嗚嗚....”
        “那你想要什麼!今晚可不能一直對著我喊不要哦!否則,你越是喊不要,我越是想要讓你要!”夜魂的手指忽然抽出,然後再猛的完全捅入至最深處.我為此悶吟幾聲.明白這是他對我的警告.看來,化被動為主動是我現在最明智的選擇了.
        “我要...我要看看那木馬是怎麼用!。粚,是按摩棒~~~我剛剛說錯了!我想說的是...”
        “lily!去玩玩那木馬吧!”嗚嗚~~~我是真的說錯了,我怎麼會想看那麼邪惡的東西嘛!可夜魂現在已經決定了讓我看那女孩坐木馬了!天啊,這麼重的口味,我哪吃的消啊?
        “啊啊~~~”那女孩shenyin著把那濕薄透頂的neiku抽出來了.那yin糜的地方完全沒有了任何的遮擋物.
        我羞的立即轉移視線,往木馬看去.猶為吸引我眼球的莫過於木馬上的那根凸起物了,做這東西的人簡直太biantai加下流了.因為他居然把那東西做得根roubang一個樣.不僅大小類似,而且連形狀也如此仿真!
        女孩來到木馬旁邊時,手里還帶來了一瓶水,我在納悶著這水的作用時,她已正對著我們的面,仰著頭,把大部分的水都倒在了自己身上.
        水流極快的浸透了她那薄紗般的上衣.看得我的全身不由的發熱,這種似裸非裸的狀態真是太他媽勾人了!還有她那嫩滑的下身,被水這麼一淋,也顯得更為閃亮惑人了.
        這還沒完,接下來她的舉動更要人命.她不僅把剩余的水都淋到了木馬背上的假yangju上!而且還顫抖著柔弱的身子,直接跨過馬背,自己拔開花ru,緊咬著嘴唇拼命隱忍著.然後開始緩緩將身子往下壓.任由那冰冷的物體進入自己火熱的甬道內.
        她猛獸般的舉止把我看得即心驚又肉驚.即內疚又悶熱.尤其是看著她眸中閃過的痛楚.與肉欲時.聽著她似哭泣的shenyin聲.我```
        “嗚```夜魂~~~你好壞!她這樣一定好難受!你不僅欺負我!你還當著我的面欺負別的女人!”我轉過頭惡意的對著他的脖子咬了一口.原本以為他會痛呼出聲.沒想到他卻被我咬得欲火更甚.滿眼都冒起了藍光.
        “哦哦~~~是你自己要人家玩木馬的.而且你放心.像她這樣干這行的人,沒有點本事的話,根本就出不了臺.你現在再看看她```”
      
      
       番外{木馬,重口味}
      
        夜魂已不再注意對面女子的活動,而是開始專注於對我身體的僚撥.確實如他所言,女孩好像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已經適應了這匹彪悍的木馬.
        “啊啊~~~天!太大了”她閉著眼大叫著.叫聲透露著滿滿的喜悅與蕩浪.她的身子開始攝魂般的上下舞動。假yangju的周圍也能明顯的看得出來已沾染上了大量的粘稠液體.這女人啊!還真一奇女子,一奇yin的女子!
        “恩恩~~~你不要臉!不要脫!啊啊```”夜魂要在這里脫我的褲子,我當然不干,我又不是這的小姐,可以任陌生人觀看.
        “呵呵```都濕成這樣了,不脫會著涼的!而且你看我都脫了!”夜魂邊說還邊挺了挺下身,我詫異的扭頭一看,他```他什麼時候脫的褲子的?
        “啊啊~~~”一不小心,褲子還是被他脫了.
        “呵呵```寶貝叫這麼大聲是想要那女孩看見嗎?”夜魂的語氣說得就像我們正在touhuan樣.我立即緊張的用手捂住了發聲的嘴.
        他卻又再次毫無阻攔的用手進入了我的濕ru.還有,他的roubang還在我的屁股後面騷擾著我!我瞪大眼看著他.他卻對我說;“寶貝!興奮吧?有個不認識的人在對面,可你卻還被拔了neiku,玩弄了xiaoxue.你自己也知道,你的洞ru里面現在有感覺的不得了呢!”
        聽著這話,我無力反駁,只能繼續飽含情緒的嬌瞪著他.怎麼看,怎麼像tiaoqing的樣子.
        “哦哦```再這樣看我,我就要caoni了哦?你還是先看看對面那女人吧!她好像快來了哦!”夜魂壞笑著咬了下我的唇.我剛想離開,他又意猶未盡的深深吻住了我.
        待到我被他吻的氣息不穩的攤靠在他懷里任他擺弄時.對面的女孩已經著了魔般瘋狂的在那匹木馬上弛騁了.
        她的上衣透貼著她的shuangru狂亂的擺動著.那非常人能比的yinye多得不停的往外飛濺著.
        “啊啊~~~太棒了.我要被這東西弄瘋了!嗚嗚~~~xiaoxue也快要被這東西弄破了.”她忘我的langjiao著.迷失在了這木質的yin具當中.
        我感覺她應該快要來了.而我也開始渴望起被快慰滅頂的感覺了.
        “從這上面起來吧!”就在這樣時刻,夜魂卻發出了殘酷指令.這對女孩來說,幾乎要她命.
        但是她卻沒有權力去反抗.她只能咬著牙,讓自己的xiaoxue吐出那根木棒.當空虛徹底降臨.饑渴到想要瘋狂的身體還是忍不住了.她開始哀怨的乞求起了夜魂.我趕緊用手擋住我被玩的sichu.
        “嗚嗚~~~給我好不好.求你了.不要讓我的xiaoxue空著,隨便什麼東西也好,好想要.嗚```我要.”她那張梨花帶淚的臉,還有語氣里那心焦如焚的yuwang,都讓我覺得她很可憐,同時也讓我感到空虛莫名.雖然夜魂的手還在我里面,可是``` 
        “想要被男人干嗎?”夜魂這死妖精.明明是說給那女孩聽的話.為什麼要對著我講.而且他這是想要讓陌生的男人進來這里嗎?我不安的亂想著.想去抽出他的手,又怕曝光.
        “恩恩```想,好想要.讓男人進來好不好.啊啊~~~就算被qiangjian也好!求你了!”女孩的眼里立即展現出熊熊的火焰!耀眼而yingsui.
        “哦哦~~~我的小yinwa娃,聽完她的話,你的xiaoxue干嗎把我的手指絞得這麼緊啊?還有這yinye多都快趕得上對面的那個賣yin女了!你這個樣子是想看她被陌生男人搞呢!還是自己也想被奸啊!”夜魂的手指已經進了三根了.我的整個身體都被他這三根手指給攪得不能自己.
        “嗚嗚```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