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31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用這東西插saoxue.我又硬起來了!”云哥哥用顫抖的聲調和被脹的發紅的臉色,訴說著他的興奮之情.我也能直觀的看到那已泄的軟肉正在我的眼下茁壯成長.
        看來不可避免的現實是.我的xiaoxue可能真的會被他們不知節制的玩爛掉!補充一句,還有我的嘴.因為它現在已經被夜魂沾滿yinye的碩大驚人的roubang操進來了.口被這樣強迫持續張開到最大真的好酸...
        “知道你現在含了多少東西進去嗎?恩...讓我點點,有你的yinye,有留在你騷洞里的你哥哥的jingye,有我的jingye.還有奶油.”夜魂邊細數著這yingsui不堪的混雜物,邊看著我的嘴巴含著roubang的樣子,很是xiaohun。
        “看看你都不好好吸,那些yin物都從你嘴巴里漏出來了!”夜魂用手指刮出我嘴角濕滑的稠液給我看.看得我的身體發浪.下體更是無意識的咬起xiaoxue內的香腸來.
        “天啊.吟吟這浪娃娃的xiaoxue正在把香腸往里吸哎!真是yinjian得要命!我都已經幾乎把它捅穿了它還吸得進去!”云哥哥咬牙切齒的低喊著.那眼冒著火焰,直射向我咬著香腸的sichu.幾乎把我那里給燒著了。再邪邪的瞄過一眼我為夜魂koujiao的臉,我看云哥哥好像都想把我燒焦掉。
        
      
      
      
      
       (0.24鮮幣)吟語低喃91{3p之香腸,高H}
      
        夜魂也亢奮的往我xiaoxue的方向望去,他這一望,roubang又被刺激著跳動得大了一圈,我的嘴巴是實在受不了了.
        “恩...嗚...”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它的roubang就這麼卡在中間進退兩難.我發出難過的聲響,窒息的想要快點把它吐出來.可夜魂卻按住了我的頭.我無法動彈。
        “哦...小嘴這麼緊.我可不想出來”夜魂就這麼讓那大家夥呆在我口中,完全沒有放開我的意思。那我要怎麼辦?
        “除非...你待會都乖乖配合我的任何命令我.我才...”
        “嗯...嗯嗯!”我毫不猶豫的點著頭并發出肯定的音節.這樣難受得不行的時候.就算面對他再biantai的條件我也得答應啊.
        我一點頭,他立即協助著我,小心翼翼的,緩慢的把roubang抽離了出來.在慢動作出來的途中,他還應緊緊的摩擦而爽的叫出聲來.
        “呼...”當我的嘴巴終於變空後,我急速的大口大口的呼吸.感受著自由呼吸的美好。任由口中那混雜的液體自口中流出.也管不了他們看我這yin樣的眼神有多饑渴.
        新一輪的狂風暴雨欲來前,先讓我喘口氣再說!
        “哦...賤貨.這麼騷!嘴巴居然也能被干出這麼多浪液來.被香腸搞的下面都沒流這麼多.你這個biaozi!是不是嫌哥哥用的香腸太小了啊?”云哥哥在我還沒舒緩過來時就向我發起了攻擊!用那長長的香腸使命的往子宮深處鉆.
        “。聘绺!饒命!我沒有!嗯...xiaoxue會被頂穿的!”我可憐惜惜的乞求著云哥哥的憐憫.手握著他.阻止著他繼續前進的步伐.
        而夜魂呢,則自得其樂的呆在了我的後面,并用roubang在我的臀縫中來回摩噌著,那在我耳邊摩梭著的唇還發出下流的指令.
        “呵呵...我的小浪娃!告訴你哥哥.你就是覺得香腸太小,滿足不了你!你想被男人的大roubang操!那樣你才會爽的狂流騷水!”夜魂邊說還邊壞笑著.下邊摩擦得也越加的激烈亢奮.
        這前狼後虎的處境已由不得我退縮.又被他們褻玩到騷亂的身子,也只能聽話的將這入不了耳的穢語講出口.
        “。聘绺!吟吟不要香腸.嗯...吟吟想要被云哥哥的大roubang操玩.”我langdang的用yin語勾著云哥哥的魂.成功的讓他扔掉了香腸,改用roubang侵入那泥濘到一塌糊涂的濕地.那每一次的肉與肉的插入與擠滿都帶著無法形容的快活.讓云哥哥shenyin連連.
        “噢...再吸緊點,就像剛剛夾香腸一樣夾著我的roubang.恩...你這rufang怎麼跳得這麼浪.去叫夜魂把上面的奶油吃掉.”云哥哥在自己爽快的同時,還不忘禮尚往來的用我的身體招待著夜魂.
        “恩...夜...”我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性玩具,乖巧聽話的用手脫起了rufang,轉頭,用眼神示意他過來品嘗,可這家夥卻得寸進尺的說;“不說出來,我怎麼知道寶貝想讓我干什麼壞事呢?”他說完這話還故意的看著我的rufang,用舌頭舔了舔唇角.一幅流氓樣.
        “你...要不要吃這上面的奶油嘛?”
        “哪上面?”
        “rufang啦!”我羞愧的叫到,明明知道他們就是喜歡這樣逗我.可我每次都還是會覺得很是羞憤,又拿他們沒輒.
        “我看你其實是更想要我吃你的ru肉才對吧!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里才會有奶可吸.到時不用寶貝叫我都會把它給吸破.”夜魂說完便開始把我的身子往旁扳,微調了下身子就用唇咬住了我的右ru.
      
      
      
      
       (0.36鮮幣)吟語低喃92{3P之上癮,高H}
      
        “恩...痛...”他太用力了,好像要真的從我的rutou里吸出奶來.我低低喘息.手也不知是該推拒還是該迎合的撫摸著他的頭.
        每一次的zuoai,我都那麼的矛盾.明明身體在qingyu膨發時想要被男人biantai,粗暴的玩弄,壓制使用,糟蹋.可是我正常的理智卻壓抑著我.於是每次他們一勾起我的非常規的yuwang,我都要在羞恥與fangdang間互換,徘徊.而我越是這樣,他們就越欲火高漲的想讓我在他們的手中調教成他們身下的yinwadangfu.
        “呵呵...就是要讓你痛你才能覺得快樂啊.你看看你哥哥把你干的這麼用力,你還不是爽的不行.”是!我的身體確實真的如他所言.在極短暫的疼痛後就能將其轉化為另類的快慰.
        我的手不住地把他的頭往挺起的ru肉上送,那不穩的喘息聲已透露出了我的興奮的肯定與熱烈的激情。
        “哦...這小家夥確實如你所說,有bei+nüè的傾向!真是欠教訓!”連云哥哥都琢磨透了我的身體,他懲罰似的加重了腰力,掐著我飽滿的臀肉。讓我原本被飽受蹂躪的身子越發的火辣綿軟起來。
        他的每一次沖刺,都會給我的xiaoxue帶來一陣炙熱的辛辣與強勁的縮緊。這全身都被粗魯對待的感覺帶給了我非凡的,無比強烈的戰栗快感,所有的遲疑都被擊碎。我的口中開始的狂狼的叫囂。
        “云哥哥!吟吟全身都想要被男人過分的侵犯!。駋iangjian犯一樣蹂虐吟吟吧!嗯...好棒,玩死吟吟好了!求你了…”我的xiaoxue在滾滾欲火中被插的異常的飽脹?蔀槭颤N我還是會有些焦躁?我的身體難道還有什麼更為biantai的需求?
        “saohuo!全身都想被玩?是不是後面也在發騷,也想被干?可是我只有一根roubang,只能搞你的一個ru哎”云哥哥的手在我的後ru上似有若無的觸碰著,滑摩著。引得我的身子戰栗不已,俞加情動。嗯,我終於知道我要什麼了?云哥哥的舉動徹底的讓我後ru的空蕩顯現出來。嗚...後面也只不過是被捅過一次而已,怎麼會就上癮了呢?
        “夜魂...我要!那里...給我!”我一確定完自己的需求便立刻不知羞的向夜魂yin喃著。而夜魂則自我的胸前微抬起了頭,舔了舔嘴角的奶油,唇角微挑而過分的說道;
        “不要,我剛射過那里了,我要玩前面的!”
        “嗯...云哥哥...你...”我現在還真成一玩具了,居然這樣對待我!可沒辦法,我只能希望云哥哥能乖乖的換個位置了。
        “寶貝舍得我出來嗎?前面把我夾得這麼用力!”
        “嗯...可是哥哥不想玩人家的後面嗎?吟吟的後面好想把哥哥的roubang給吃進哦!哥哥你就依樂了吟吟吧!吟吟待會一定會緊緊的吸住你,讓你高興的!”我的口中不斷的向云哥哥傾訴著誘惑之語,勾引著云哥哥來填充我那已被勾起欲火的後ru。
        “這麼想要我弄後面?我看你這saohuo是無論哪個男人,你都會想要被他操吧!再說你看看你的後面!閉得這麼緊,叫我怎麼插進去!”云哥哥的手指,徘徊在我緊閉的洞口,語氣似乎是有些嫌棄之疑。
        “嗚...不是啦!是真的只想要云哥哥!哥...求你了,人家自己把xiaoxue掰開送你進去還不行嗎?”我抬了抬臀,毫不食言的用手掰開了臀肉。而且還摸上了云哥哥進出於前ru的roubang,準備著他轉移陣地時的帶領工作!
        “哦...我的吟吟怎麼這麼不要臉!兩個saoxue就那麼想要同時被奸!真是下賤的娃娃!”云哥哥面對著我的主動與迫切,說出了更加過激的yin語。
        而我面對他們這麼過分的欺侮,能做的只是隱忍與忽略。因為那極度的饑渴都快要把我憋的沸騰起來了!我做的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發至內心的渴望。
        “吟吟寶貝!自己先把手指伸進去玩一下,待會松點了,再讓你哥進去操!”夜魂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看著這場面,不僅用手幫著我弄開臀瓣,還還出了一餿主意,居然想看著我shouyin後面!嗚...為什麼?這該死的餿主意卻讓我有真的想去實踐它的沖動!
        “哥哥!。饕鞯氖种敢呀涍M去了!里面好緊!好熱哦!哥哥抽出前面的roubang來就可以看到了哦!”在我的手插入之時,我放聲的yin叫著,微顫的tunbu同時極力的向上抬起,以便於我的小手能夠自由的玩弄自己的後ru。
        由於前ru里有roubang在choucha,所以云哥哥的視線不能清楚的看到我所做的這些荒糜的yin事?晌椰F在卻想要讓他看到這些。以達到我引誘他與刺激自己的目的。
        “寶貝!告訴你哥!你插進了幾根手指?”
        “一根,因為太緊了,只進去了一根,可是還是好舒服哦!哦...哥哥!我被自己的手指搞得好舒服哦...”我急促低喘的shenyin著,眼神那麼妖媚迷離的看著云哥哥。整個臉都是一副渴求著被狠狠操干的騷樣。沒有男人可以抵擋的住這樣的女人,何況是愛著我的云哥哥呢?
        
      
      
      
      
       (0.24鮮幣)吟語低喃93{沒完沒了的3P,高H}
      
       “噢...居然這樣勾引我!你不要命了嗎?哦...夜魂!想上前面就來吧!我們現在就一起搞死她!”云哥哥是如此性致勃勃的招呼著夜魂來一起享用我的,好像我只不過是道美味的食物般。
        他們在相互配合的情況下做好了準備,然後便是急切的,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的擠刺進了我的前後兩洞.
        那瞬間,我的意識模糊.下體傳來的觸感占領了我的全部身心.難以言喻的快感立刻讓我們三人紛紛shenyin而出.
        每個人都忍不住把目光看向我們的yin交之處──那錯綜復雜的毛發重合著.沾染了雜液;那原來應閉合的花瓣妖媚的盛開著;那原來更應該嫩紅,緊閉的兩個xiaoxue洞口,更是yingluan的含著兩根它們幾乎無法吞食的巨大roubang。
        這巨大不僅讓洞口變得異常薄弱與緊繃,也給我們的視覺帶來了非一般的沖擊.特別是在他們倆看來.看著這樣的我,更容易讓他們產生踐踏我的yuwang.他們那可怕的眼神讓我的神經異常緊張,緊張到連陰部都暗暗收縮了一下.
        “哦...都被兩個家夥一起捅了,你的saobi居然還在不滿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