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21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救我。害怕的是他看見了我和林云此刻的樣子後,是會勃然大怒?還是會痛徹心扉,對我的背叛恨之入骨。
        我緊緊的盯著他的眼睛。卻始終只在里面看見了一片平靜。這樣的他令我的擔憂更甚。我不管不顧的把床單卷在身上就想下床靠近他?墒俏业氖謪s被林云死死的扣住。
        “我還真是小看了你!你居然能夠進入林家的房子?”林云也對夜魂的到來有些震驚。卻好像絲毫沒有懼怕他的意思。難道這房子有什麼秘密。還是說林云有什麼東西可以用來對付他?
        “放了她!”夜魂很冷的盯著他抓著我的那只手。身體周身開始冒出淡淡的白光。那是...他要施妖法?林云的手仍緊緊的抓著我。并沒有因他那詭異的白光把我而放開。夜魂在慢慢靠近我們。我在甩手掙扎,我的心在緊張的狂亂跳動著。
        可是就在他即將走到我們面前時,夜魂卻忽然臉色煞白的停住。額頭微冒薄汗。林云的手也像是癱瘓般的完全的失去了力氣。松開,然後掉落在身側。我顧不得驚訝這轉變,與無法得知他們之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為他們的傷勢感到焦急。
        “你的手?”我看了看林云的手,與他突然感到痛苦害怕的臉。我伸手欲查看他的手到底怎麼了?墒橇⒖逃窒氲揭够攴磻c上次遇險的情況。於是我的手又放了下來。并轉而看向夜魂。
        “你...”“他還是我?你自己選擇!”夜魂打斷了我。并冷酷的立刻要我作出選擇。
        “你不能走!我不允許!”
        “憑什麼?”我定定的看著他,可笑的反問著他**的話語。當我的目光從他身上移開,并開始起身向夜魂走去時。我看見了他眼中的傷痛與無助。我的動作遲緩了些。心微微的有些疼。
      
       吟語低喃66{色誘?}
      
        他沒有說出我想要聽見的話。只是愣愣的看著我一步一步的離開他。我曾一次又一次的用盡全力的努力過?墒撬麉s一次又一次的放棄了我。再見了!這個讓我魂牽夢繞了十多年的男子。我在心里這樣堅定而決然的對自己說!
        我在向夜魂走去時一直直視著他的深邃而閃亮的眼睛,他的面色就在那幾秒中內恢復了正常。整個人恢復了生機。我想他是沒事了。在離他只有一步的距離時我停了下來,拽住了他的手臂。仰起了頭,表面熱情似火,心里卻有些慌張的對他說;“我們現在就去辦結婚證吧?”我想要讓夜魂知道我的態度,討好他,祈求他的寬恕。潛意識里,甚至想要用這話來傷害林云。
        “我要回家!”他微微蹙起了眉看著我,明顯帶氣的話語中沒有一絲猶豫。我被拒絕了。但并不氣餒。至少看樣子夜魂已近乎原諒了我。我在心里長長的舒了口氣。
        “好。我們回家!”我沒有回頭看林云的表情。但我感受的到他無法忽視的哀傷和痛楚。
        
       我們離開時,他一直頹廢的卻不知所以的跟在後面,夜魂沒有阻止,我也悶不吭聲的忽視著他。這樣的他讓人有些令人心酸。以前他從來都是運籌帷幄的,從來不干這種傻氣的事,F在的他已對我無能為力。
        我們進大門時,夜魂把他關在了門外,他終於在這時沖了過來!耙饕!不要走!我...我後悔了!”林云那暗啞低沈的聲音竟然帶著顫音。眼中閃現的是慌亂與無助。我心里情感的湖水立刻起了淡淡的漣漪,我沒有回應他,卻停下了前行的腳步。於是他開始滿懷希望的看著我。我卻面色平靜的對他說;“哥哥!回去吧!”林云漆黑的眼眸瞬間顯得黯淡無光。身體甚至有點站立不住。
        而我說完這話後,親手關上了大門,關上了我的心。隔絕了透著濃濃絕望,與死灰面龐的男人。
        後悔?後悔什麼?又將要做什麼?他沒說。世界上的很多事不是說句後悔就可以得到寬恕的!我不想因此而回頭。也不能回頭。因為對一個人的救贖將是另一個人的地獄!
        
        
        “夜~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點水啊?”低氣壓加心虛讓我很是肉麻的討好著夜魂.可是他不理我!而是自己一個人冷著張臉,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拿著遙控器亂按.
        我也膩人的跟著坐在他身旁,緊挨著他.用手握著他的手.抬頭充滿愛意的對他說;“夜魂~我知道我很過分,也不能輕意的被原諒.但以後我都會聽你的話,好好愛你的!”我真摯而仔細的看著他的臉.看著他聽見我的表態後冰冷漸退,可是卻依舊莫不作聲的樣子.
        “夜~夜夜~小夜夜!吟吟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不要和我冷戰啦...”真誠路線搞不定改走撒嬌路線!而他顯然是被這樣的我雷到.抖了身子.我自己也有些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那個...要不我做個深刻的檢討好啦!寫在紙上?再上個保證書?”我努力的張大眼,搞笑的朝他眨了眨.自以為是的耍著寶。手指還在他的手心勾勒挑逗著.
        說這樣的話,原本只是希望博君一笑,沒想到夜魂居然斜著眼幽怨的看著我,更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居然說了句;“檢討?你還好意思提?你就寫張保證書吧!”
        我一聽這話,內心是狂吐悶血啊!不過確實是他有理.即然他愿意用這種方式解決.我當然是屁巔屁巔的跑去拿紙.暗嘆著他的悶騷與幼稚.寫下了如下內容;
        我,林吟!保證從此以後一心一意的對待夜!他說東,我不往西.他叫我吃飯.我不喝湯!他的快樂將是我以後生活的動力...
        頭大啊!真不知道怎麼寫這東西!我正想抓頭發,咬筆頭時,夜魂顯然有點不耐煩了.
        “怎麼還沒好啊!我看看!”我的紙被抽掉.他快速的看完後又擺臉色給我看.
        “就這樣?”
        “那個...我發現我不會寫!要不你念!我寫!”我就像個犯了錯的學生面對老師般的誠惶誠恐.可說出來的話自己都覺得好像沒經過大腦.夜魂在聽完我的話後,眼里立刻爆發出閃爍的怒火.
        “哼...就這樣你就想讓我不生氣?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在我沒氣消前,都不要再跟我說話,靠近我!我會想把你掐死!”夜魂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就欲往臥室走去.我哀怨的看著他的背影,抓狂的想著讓他消氣的辦法。
        “臥室...有了!色誘!”我的腦中主意乍現?墒强纯次椰F在的思想是有多不純潔.這麼單純的一詞,現在都能讓我往這上面聯想.唉!沒辦法!非常時刻,就讓這seqing的思想來的更猛烈些好了!
      
       吟語低喃67{主人~H}
      
        我自夜魂的身後抱住了他.他停止了前進的步伐,輕輕的,無耐的嘆了口氣!
        “夜~不要這樣嘛~”我的手慢慢的自他的腰部下探,直至他的下身突起處.我慢慢的用整個手都包住了它.然後在那輕輕的roucuo,按捏.
        “哦...你在干嗎?”夜魂立即倒吸了口氣.全身都被我震住.那幾乎有些微弱而又帶著顫抖的身音讓我的手工活干的更加賣力了.
        “主人...讓吟吟來服侍你吧!”隔著他那薄薄的衣物我輕咬勾舔著他的一處後背.他因此而立即興奮的反抱住我的tunbu.
        我就知道他一直想玩這種xingai游戲.所以為了贖罪,我今天是決定奉陪到底了!看他的反應.把他哄開心是早晚的事啦!
        “你想用身體來補償我?別忘了!你的身體本來就已經是我的了!”可能是感覺到了我的小心思,於是他故意潑了我一盆冷水.
        “恩...主人!你不要這樣嘛!無論你要怎麼玩我!吟吟都會乖乖的做你的奴隸,好讓你玩得盡興的!”雖被潑了冷水,可我就是相信,夜魂他抵擋不住我主動當奴隸的誘惑.
        “哦...那...你從此以後在我們zuoai時都要主動當我的奴隸!我就可以考慮...”我的tiaoqing很成功,手中的roubang已慢慢挺立,變大.夜魂知道他遲早得被我攻破.於是得寸盡尺的向我爭取最大的利益.
        我爽快的答應了。處於下風的我只能同意他的和平協議.從此以後都被他壓榨了!夜魂一聽到我的回答,終於恢復常態?焖俚姆瓷肀ё∥.抓著我的tunbu就往他那突起的硬物處用力的按壓.
        “我的吟娃娃!我現在就想要看到你對我的誠意!自己好好想想,怎麼讓我玩的盡興吧!我要是不滿意的話!可是會退貨的哦!”夜魂一手按揉著我的小屁股,一手輕佻的抬著我的下巴恐嚇著我.他現在的狡猾seqing樣真讓我有些懷疑,我是不是掉到他的圈套里去了?
        “那...主人!今天想玩些什麼?吟吟想不出來!”雖說我也是經過了那麼多seqing薰陶的!可是那些亂七八糟的xingyouxi我真不太熟.腦海里唯一的一種xingai游戲-《制服誘惑》,也因沒有道具而被我放棄!
        “我可不管!我今天就負責享受的!你自己看著辦吧!”什麼嘛!不管你還在這一個勁的吃我豆腐,全身都已經被你摸遍了.我敢保證,就算沒想出來.你還不是會把我吃了的。我在內心抱怨著他。
        可是.為了讓他高興.我還是得想啊!要是有哪學就好了!有了!a片!我們一快看好了!即可以學習!又可以...恩...想想都覺得臉紅害臊.
        “夜...你應該有不少3ji片吧!”我把頭埋進他的胸口,小聲羞澀地說著.
        “呵...沒有!原來你這個小色女喜歡看這東西?不過...”
        “不過什麼?”我疑惑的問著他。
      
       吟語低喃68{一起看H}
      
        “不過下次我可以帶你去看現場版的!包你興奮的要死!你在里面還可以設置情節,可以當導演,可以讓他們擺仁何姿勢!做...”我敢打賭!夜魂肯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麼!可他卻硬要像流氓樣抓著我的話柄調戲著我.雖然我的話確實比較那個什麼.但他接的也太...真是的!把那麼biantai的場合說得那麼起勁.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這種地方,還是在逗我。
        “討厭~別說了!我自己有3ji片...”
        “呵...不得了啊.你比我想象的還要yindang哦!一個小女孩居然有這種東西.在我沒做你之前.你肯定經?催@種東西,然後把自己當成女主角yiyin,ziwei吧!你最...”夜魂對著我的耳朵,說著yingsui話語的同時.也順利的脫下了我的neiku.就在他的手指要摸索著進入我yinshui充沛的ru口時.我窘迫的推開了他.
        “你...selang!我先去拿片子.”我衣裳不整的被他說得有些落慌而逃.而他在後面笑的分外yindang.
      
        巨大的高清屏幕上正在播放著3ji片的開始部分.一個豪華的別墅里,年輕的男主人正隨意的坐在沙發上,而沙發前跪著的.是別墅里穿著仆人服裝的女仆.
        男主人懷疑貌美的少女傭人偷了家里的東西.正在對她進行審問.而女仆則很是可憐的辯解著.
        “吟吟!剛剛看著你衣服亂七八糟.neiku也沒穿的跑去找seqing片的樣子,真的好yindang哦!我的下面都硬了.當時真想把你撲倒在地,撕碎你的衣服.qiangjian掉你!”我被夜魂反著抱坐在沙發上.他一邊專注的把頭擱在我肩膀上看電視.一邊很是正經的說著那不正經的話.
        那兩只手更是巧妙在我的衣物還在的情況下,脫掉了我的xiongzhao.用雙手包裹住了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