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16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反!你的這種令人恐懼的特殊感情才真正讓人覺得惡心.”
        惡心?他就是這樣看待我的對他的愛!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如刀刺入我的心臟!讓我不能呼吸!痛不欲生.我似乎從那被緊夾的手上聽到了清脆的骨頭斷裂聲.可他還是絕然的不曾回頭.我要怎樣繼續惡心的愛下去!又為什麼要繼續?
        “你放開!我現在就離開!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我會戒掉這讓你覺得惡心的感情!就算是痛的要死!我也會戒掉它!你要是真的這麼不想看見我!那麼我們就永遠也別見面了!”我就像是一個勇猛的斗士.傲慢的悍衛著自己的尊嚴!我這是在不留後路的把我們往絕路上逼.雖然內心深處還是希望他能夠接受自己.
      
        我就這樣離開了!在經受了幾乎滅頂的悲傷後.在他的沈寂中.
        在我離去的那條漫長之路上.我在不斷的為自己加油吶喊.告訴自己你已經解脫了!云哥哥是混蛋!他這樣狠心的傷害自己,讓自己傷透了心.簡直是不可原諒.
        我就這樣光著腳,一路走,一路想!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和心。失魂落魄的在街上游蕩著。直至後來腦袋變得一片空白.我的腳上不知被什麼絆到.猛然的跌倒於地.
        於是我便就這樣靜靜的躺在了那里.閉上了眼.任烈日照耀於身.愿它能夠驅趕掉我心里的陰霾!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分鍾?亦或是一個世紀?我的眼前被一片陰影遮擋.我疲憊的睜開眼.看著身披圣光的夜魂慢慢的蹲下.輕柔的抱住了我.
        “吟吟...我的小女孩!”夜魂的聲音包含了太多復雜的情感。他的手繞過我的脖子,心疼的緩緩把我緊緊的摟住。他的身上很冰,冰的像是沒有溫度般。
        “夜~我今天很堅強很棒哦!我都沒有哭!我被欺負的那麼慘都沒有哭!我以後再也不會因為他而受到煎熬了!”我說話的聲音很輕很輕。而躺在夜魂懷里的身軀也在微微的發抖。
        “是嗎?可是我想要聽到你的哭聲。聽到你的傾訴。我不想讓你把傷口藏起來。腐蝕你的心靈。我想要讓那些欺負你的人後悔今天的決定!耙够甑氖謸嵘狭宋业念^,梳理著我繚亂的發絲。
        “嗚嗚嗚...夜魂!他變得好壞!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再也不要愛他了!嗚...我愛他愛的好辛苦!好累!我的愛就要全部轉變成恨了!我要怎麼辦?。觞N辦?”我被夜魂的溫柔觸動,心里涌上一陣的委屈,心酸與怨恨。我想要在他懷里發泄,肆無忌憚的哭泣。我需要有人來拉我一把!把我從絕境中脫離出來。
        “寶貝!他會後悔的!他犯下了無法彌補的過錯。盡情的哭泣,咒罵吧!和過去說再見!從此以後,世界上將沒有什麼能夠讓你傷心落淚!我一定會永遠守護著你的快樂!”夜魂嘆了口氣。在用他那冰涼修長的手指擦拭完我的臉頰上的淚痕後,輕拍著我的背。調整好我們的位置,好為我遮擋住陽光的照射。
        “夜魂...”
        “嗯...”
        “不要覺得我臟!是你自己說要守護我的!”我埋進他的懷里,把眼淚,鼻涕都蹭到了他潔白的襯衣上?伤麉s溫暖的朝我微笑。
        “現在是哭夠了,想走嗎?”
        “嗚...不是!現在不想走。我還是很想哭,想繼續這樣呆在這里!
        “好!無論你想干什麼我都依你”
        
        不知道在他的懷里哭了多久。夜魂的衣裳已被我哭得濕跡斑斑。我環視四周,這是一片略顯荒僻,挨著大片荒草堆的公路。周圍幾乎沒有汽車和行人通過。我望著天際那一片霞光,看著那遠處地平線上的似血的殘陽。忽然覺得心里開始變得平靜。我的身心終於開始統一。確切的說,我開始感覺到身上的那些傷,是那麼的疼痛。身體也是非常的麻痹僵硬。我試著動了動手。難忍的疼痛又把我已停息的眼淚逼了出來。
        “怎麼了?手受傷了嗎?還是覺得哪里痛?我看看!”夜魂極度緊張的捧起了我的手,小心翼翼的察看著我的傷!
        “怎麼弄的?是不是林云干的?那個該死的混蛋!他為了趕你,居然把你的手都弄斷了!我絕對不可能饒恕他!”夜魂的呼吸是那麼急促。表情也是異常的猙獰。
        “過去的就不要再提了!我不要再與他有糾葛,他也不會再見我了!你不是有妖法嗎?這點小傷而已。你應該可以搞定吧?”不知是由於怯懦,還是怕心里的傷口又被撕扯開來。我鴕鳥的不愿再牽扯出他了。
        “我...對不起!我們還是現在就去醫院吧!”夜魂的語氣明顯在隱瞞著什麼!難道他的妖法失靈了?我沒有問出我的猜疑,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是我不知道的,也是他不愿告訴我的。
        
        “就算這手治好了,也很難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了,F在去辦入院手續吧!”年邁的骨科醫生拿著X光片惋惜的輕嘆著。而夜魂的表情卻復雜難測。
        “不要!夜魂!我不要住院”我不想住院,我現在很討厭這個地方。就算是知道我的手需要治療,我也不愿呆在這里。
        “好!我們包扎一下就回去吧!”夜魂定定的看著我的眼。猶豫了一會後,寵溺的說道。
        我很是意外夜魂居然會這般的由著我的性子,他的行為告訴我,他一定有辦法治好我的手,否則他不可能讓我冒險。
        “林小姐!我受林先生的委托。已經幫您辦好了住院的手續了!希望您能在這里安心的療養!”不知從哪冒出的一個衣著怪異的男子。雖是在對我說話,眼神卻望向夜魂。我發現夜魂像瞬間進入了備戰狀態般,很是警惕的看著來人。難道...夜魂的妖法失靈和他有關?而他又在替林云辦事。那麼...那時候林云對夜魂的警告-魂飛魄散。他是從哪里找到的這麼可怕的人。夜魂與他又有過怎樣激烈的戰爭。我想到這里不禁心驚肉跳。
        “我不會住在這里的!也請你轉告林先生,既然要與我脫離關系。那麼就請徹底一點,以後就當沒有我這個妹妹吧!”我冷酷的說完這話後,伸出手,示意夜魂抱我離開。我們就這樣消失在了他凌厲的目光中。
        “夜魂~我的手好痛!”躺在夜魂舒適的床上,我已傷口之名,試探著他是否真如我猜測般失去了妖力。夜魂皺緊了眉。我發現他的臉比剛才還要蒼白的接近透明。
        “乖!睡會吧!醒來就不這麼疼了”他用右手握住了我的手。左手遮住我的眼。輕柔的哄我入睡。我閉著眼。慢慢的放慢呼吸。假裝沈睡。那股熟悉的熱力終於開始滲入我的傷疼之處。我小心的瞇起眼。卻驚慌的看見夜魂忽然倒了下來。
        “夜魂~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我握著他突然變得火熱的手。害怕的叫喊著他。他頭上的汗在不斷的往外冒。整個臉都是一種令人發慌的透明顏色。他的呼吸近乎消息。身體也在劇烈的抖動。我後悔死了剛才的自以為是。是我把他害成這個樣子的。
       怎麼辦?我要怎麼辦?送醫院!打120?就算他是妖,我也只能這麼辦了。
        “吟吟!我熱!我好難受!”夜魂的shenyin聲讓我放下了電話,驚喜的跑到他的面前。
        “你醒了?太好了!夜魂...你嚇死我了!”我抓起被子抹了抹他額頭上的汗!昂軣釂?告訴我!要怎麼辦?把衣服脫掉?要不喝點水?洗個澡?你會沒事的!對不對?”我喋喋不休的不安的詢問著。想要快速的做些什麼來幫助他恢復正常。
        “好熱!吟吟!熱”夜魂整個人都往我身上撲上來。
        “那...來先把衣服脫了好不好?你不要亂動!”我困難的脫下了他的衣服。竟意外的看見了他的皮膚里鑲嵌了一張白色透明的,近似符咒的東西。是它!肯定就是它害夜魂變成這樣的!我以前根本就沒有看見過它。我現在要怎麼才能把它弄掉。
        “夜魂!告訴我!這東西要怎樣才能去掉!”我輕拍著夜魂的臉。焦急的詢問著他。
        “嗯...不行!我現在的妖力太弱,沖不掉!嗯...好熱!”
        太弱!也就是說!他剛剛為我療傷消耗掉了本來就很微弱的妖力!那我要怎樣還給他。這種東西可以任意流通嗎?可以的!一定可以還回去的!我在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細細的回想以前每次和他在一起時發生的靈異事件,再想想他說過的關於妖法的事情。有個拼接的答案留了下來!
      
       吟語低喃56{小紅帽變大灰狼H}
      
        zuoai!要是我和夜魂zuoai的話,一定能夠讓他好起來的!無計可施的我開始堅信這個方法一定可以成功!
        我快速的脫掉了彼此的衣物。憐惜的擁吻上了他的唇;馉C柔軟的觸覺。讓我情不自禁的也變得火熱。我主動的伸出了舌尖,進入了他。與他廝磨纏綿。夜魂也激動的回應著我。我們的呼吸都漸漸混亂起來。我主動的離開,轉而挑逗,含弄起了性感的耳垂。
        “嗯...快停下!。币够甑纳眢w立刻小小的顫動了一下。我忽然就有了點小小的成就,與滿足感。我的唇繼續順著脖子一路向下。開始舔弄起他胸前的紅暈。
        “。饕鳎灰倮^續了!”我明明能夠感覺到他舒服的不得了。但他卻掙扎著從我身上起來,想要停止。什麼時候大selang和小紅帽的角色調換了!
        我反壓制住他,變本加厲的挑逗著他那小巧卻堅硬的rutou。他因身體虛弱而拿我沒有辦法。我就像在品嘗一塊美味可口的蛋糕。舔吸著,輕咬著。
        “。氵@個折磨人的小家夥!”他已經無力反抗,并且快要因我的對待而說不出話來。只是不斷的吐露出性感的shenyin,與粗重的呼吸。
        我用大腿卡進了他的雙腿間.感受并摩娑著他膨脹的欲根.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整個紅嫩細滑的讓我嫉妒的肌膚,透著很強的qingyu色彩.那霧氣氤氳的迷離水眸.妖媚的連男人看了都會忍不住的被迷惑.
        “吟吟...嗚...好想要!讓我在你的身體外釋放出來吧!”夜魂激動的吟喘著.扭動著泛出豔紅色的身軀.那已完全抬起頭來的巨棒也在不斷的摩擦著我的大腿.
        我移開壓住他yuwang的大腿.那大家夥立即就彈跳了起來.我開始用手搓弄起它來.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怎樣讓它舒服了.我一邊套弄著他的分身,一邊用麼指頂端暗壓,戳刺著它的馬眼.
        “。饕鳎业膶氊悾业男aohuo!哦...太棒了!我就是想要你這樣對我!恩...”夜魂快樂的尖叫著.那剛剛差點在我眼前失去呼吸的人,現在卻被我挑逗的生龍活虎.
        看來yuwang這東西!就是他的命啊!為了讓夜魂更加的快樂.我用紅豔的唇把他那碩大的兇猛吞到了嘴里.才吞了一半就塞滿了整個小口,我只好鼓著嘴,艱難地吸允著它。并不時用舌尖去舔撥著它。
        夜魂嬌媚的抬起頭.眼冒火光的看著讓他血脈沸騰的景象.
        “哦...騷寶寶!我要坐起來!恩...我要一直看著你這個yindang的吸我寶貝的樣子!一直到我把jingye射到你嘴里,噴到你臉上!恩...”聽著他那yingsui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