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10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哥哥,這個小saohuo不想要被jianyin,被搞壞掉!”妖男突然徹底抽出了男根,再快速全部沒入.說出來話也帶著一股狠勁.
        “。玻聘绺缈靵!好想要來玩弄身體,把搞放聲langjiao!把戳爛!嗚...”繃抬起tunbu,強烈快慰感讓yin語langjiao脫口而出.
        想象著云哥哥就這樣在電話里興奮聽著yin叫,沒準因此還勃起了.那快感又增加了幾分.
        “天啊!真個yinjian讓人受不了saohuo!別以為不敢過來干!夜魂,現在給使命盡興奸她,千萬別放過她,也別讓她穿衣服.現在馬上就過來玩死她!”云哥哥就這樣被幾句浪語叫欲火沖心說要過來.
        “來吧,等著和一起ganta!”妖男也開始響應起了號召,極盡所能在身上馳騁縱橫著.而在聽到話語後也到達了yuwang頂端。
        gaochao了,在云哥哥說要過來時.
        “。笨跓o意識yin叫出來.腦袋里只剩白光一片.那美妙無比感覺把仿佛把身體送到了高高云層.xiaoxue不斷地把roubang往里吸。柔軟手也把抱得死死。腰部也用力往上壓。整個人都在瞬間變得僵直。
        “嗚...云哥哥...夜!好舒服!們一起去好不好?”不要云哥哥過來,更不要被發現們此刻靡yin荒誕xingjiao。
        “不要,要一直玩到云哥哥過來,到時候讓和一起搞,不興奮死才怪!”妖男固執不想在吸附下到達gaochao,只靜靜呆在xiaoxue內,等待著gaochao離去。才不至於失去控制。
         根據以往經歷,斷定無法說服,如今之計,唯有色誘!不過,在一陣大雨之後,,士兵連翻帶爬滾脫下了外衣,當務之急先把電話關掉。
        “夜~把電話關掉吧?有悄悄話只想對說!”靠在耳邊低語,斷定無法說服,誘惑著。手指亦撫摸著光滑略濕緊致胸膛。妖男眨了眨眼,思索片刻便不顧云哥哥在那邊叫喚,乖乖關掉了電話。
        “夜~人家剛剛雖然才被搞到gaochao了,可現在xiaoxue又開始變得好騷癢哦!需要jingye沖擊!不要停在這里嘛!在身體里發泄出來好不好!”
       吟語低喃36
       發文時間: 05/11 2010
      
       --------------------------------------------------------------------------------
        “別以為不知道在想什麼!這可自己選擇,沒讓滿意話,可不認帳哦!”妖男瞇著黑眸,那兇猛光芒猶如饑餓獸類碰到了美味獵物.吞了吞口水,很為這薄弱身子骨擔憂...
         一絲不掛身子被絲被遮掩著,整個臉頰面若桃花,剎嫣紅躺在病床上沈睡了過去.云哥哥在到達病房時看到就這樣一幅場景.
        輕輕走近,疏理著有些潮濕凌亂劉海,被這觸碰驚醒,
        “不要了...”叫喊一聲後,彈跳而起.絲被立即順著身體滑落而下.待看清來人,并發現光裸著身子時,云哥哥已經目不轉睛盯著眼前美景看了許久.
        那冒著火光雙眼,變粗喘氣聲讓沒有產生出想要遮擋意念.雖有些羞澀,但更多竊喜.身體已在注視下悄然綻放!雖然在此前已被妖男蹂躪有快要滅亡感覺,但在心儀之人面前,卻仿佛獲得了新生般.
        “吟吟...怎麼了?”云哥哥理智開始回歸,男人本能卻驅使著依舊貪婪視奸著. 
        “云哥哥,.好熱.所以就...那個...護士說要自己用溫水擦拭一下.”扭捏著小手,紅著小臉,撒著小謊.猶豫著進還退.遮還不遮.
        “澎..澎..”門外敲門聲響起,迅速躺下,用被子包裹住身體,待看到來人時,只覺得天黑了一大半。
        “聽說小姐生病了,所以,來看望一下!”久未謀面秦嫂就這樣從容不迫站在了面前.周身帶著一股驅邪氣勢.
        沒搭理她,也沒心情搭理她.只望向云哥哥.想從臉上找到事情蛛絲馬跡.
        “秦嫂!明天回來林家吧!好好照顧小姐!”云哥哥就這樣留下了一句話便令人揣摩不透離開了,沒有叫住,因為已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最害怕,并一直努力隱瞞事曝光了!而且就曝光於自己為之上.剛剛發生luoti事件可能成為了導火線,與云哥哥未來生死未卜!
        
        云哥哥現在變了!改變在於對男女關系態度上。私生活變得越來越不檢點.剛開始時只和明星們傳緋聞,後來又被娛報記者拍到與當紅女星豔照.到如今趁著自己不在家時帶女人回來鬼混.
        雖從來沒當著面與女友做過什麼,但卻總刻意讓知道如今生活狀況。明白,云哥哥轉變在告訴,委婉回答與逃避.以前利用兄妹關系曾許下諾言,現在亦因它而破裂!
        已無權力和勇氣去阻止這些事情發生.更無法借著對寵愛去干涉私生活.從最初淚流滿面看著放縱.行尸走肉生活,到後來平靜生活,麻木等待著對宣判.這中間經歷了太多心靈煎熬與反思.當然,中途也有妖男攪和.
       吟語低喃37{什麼?調教?}
       發文時間: 05/12 2010
      
       --------------------------------------------------------------------------------
        為了轉移注意力,又回到了學校繼續深造.但沒有了云哥哥幫助,加之情緒問題,讀得特別吃力,有時聽到講臺上那喋喋不休聲響,反而還更加煩躁.
        於便經常在忍無可忍時肆意逃課.有時去打那種男孩子喜歡玩刺激游戲,有時就悄無聲息呆在自己房間看那種心靈書籍,聽療傷音樂.
        在努力接受現實。并試圖讓自己適應云哥哥轉變。想要尋找新人生目標,但卻沒有什麼可以引起興趣。
         事情轉折點出現在逃課那天!云哥哥在不知道在家情況下,與一個女人在客廳內瘋狂交歡.因無法忍受這種刺激而徹底出賣了自己,為了得到云哥哥.把身心都交給了妖男.如飛蛾撲火般執迷不悟! 
        “什麼?調教?”難以至信聽著妖男口中蹦出字眼.
        “對!從今天起,不要再去什麼鬼學校了!天天待在家,乖乖跟接受調教,學習怎麼用自己身體魅惑男人!”妖男一本正經說著非常yingsui想法,并露出一臉向往表情!有種想敲昏沖動.
        “不要太過分了!”朝翻了個白眼,咬牙切齒對說道.
        “想要得到,當然就得付出!若不想遵守交易時承諾,完全歸屬於,任擺布.那麼一切做罷!”妖男一幅氣定神閑樣子與談論著,好像一切都已在掌握之中.
        “好了好了,明白了,知道了,同意了,可以了吧?明天就停課回家任怎麼玩!”一想到云哥哥便不得不妥協.
        “這可自己說,可不想以後再聽見抗議,得明白,現在已經沒有了抗議權利.”
        啊,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這麼瘋狂決定到底對還錯,無論如何,將來都將與世背離!
        “以前不一直想把變成私有物嗎?怎麼現在?”很好奇,心里到底怎麼想,以前獨占欲強都令懷疑否愛上了.
        “不一直想把培養成xingnu隸嗎?現在有一個能讓心甘情愿辦法,當然很樂意啊,而且最近萌生了想和,還有林云3P想法!”妖男說完後還興奮抓捏了幾下小屁股.
        喔...這個隨時都那麼yindang大色妖!人生里怎麼就出現了這麼個biantai呢!
        “除了滿腦子huangse思想外,就不能有點別嗎?”有些鄙視這麼不陽光生活態度。
        “除了滿腦子云哥哥外,就不能有點別嗎?”被徹底反擊了,也對,自己都滿腦子不健康思想,好像確沒資格批評別人.
      
       吟語低喃38{涂眉畫眼}
       發文時間: 05/15 2010
      
       --------------------------------------------------------------------------------
        坐在妖男大腿上,閉著眼,有些屏息讓在臉上涂眉畫眼.聽講述著化妝精髓所在與它神奇之處.那嫩滑手在臉上若有似無接觸著,引發了陣陣電流.
        瞇開了眼,看著那小心珍視樣子,心有片刻停拍.
        “恩...好了,讓來看一下杰作!”妖男已幫畫好妝,看樣子,應該對技巧很滿意.
        有點震驚望著鏡子里那個妖嬈性感女人.不得不感嘆下妖男專業水準.也明白了為什麼現在大街上美女為何越來越多,但沒化妝卻越來越少.
        “去,把這件衣服穿上,還有這鞋.”接過妖男手中衣服和鞋打量著.這些東西對來說真一大挑戰啊!
        這衣服雖不算太暴露,但卻很引人暇想.那高根鞋高度也讓有鐵定會摔跤感覺. 
        “怎麼,想讓幫換上?”妖男兩手抱胸痞痞壞笑著.猛然搖了下頭,便溜進房間去換衣服了.
        “neiku就不必穿了.”後面傳來聲音令差點直接摔倒在地.氣憤澎一聲把門關得巨響.
         衣服已經換好了。但卻一直呆在房間里悲鳴著,猶豫著,掙扎著.到底要不要乖乖受這份子氣.不穿neiku.這要求也太過份了吧!
        “小妖精,快點出來吧!再不出來就進來了哦!”不過才幾分鍾時間,妖男便已在外興致勃勃催促起來.
        把心一橫,如所愿沒穿neiku,穿著連衣短裙.和高根鞋,顫顫微微步伐怪異打開房門,走了出來.
        下面感覺真別扭要命,走動時老感覺有風吹到下面來.所以腳盡量夾著走.
        “挺胸,抬頭,收腹,提臀.自然點,妖豔點!這幾天教全忘了?不就沒穿neiku嗎?quanluo樣子都不知道被看了多少遍了!”妖男用手擺弄指導著身子,直至把它調整到令滿意姿態後.還把拉至落地鏡前.態度輕浮自身後抱住在.
        “看看這鏡子里小妖精多迷人啊!真想把這衣服撕掉,現在就把就地正法.”妖男把頭靠在肩上,對著耳畔yin喃起來.那不懷好意手亦有向sichu下滑趨勢.
        “夜~答應過,今晚幫約云哥哥!”按住了繼續下滑手.怯怯低喃到.生怕說出反悔話.
        最近幾天對於所有要求,都抱著不反抗,一律敷衍了事態度,為了更好掌控,便答應先給點甜頭嘗嘗,今晚安排與云哥哥見面。當然,不以自己身份,而改變形象和行為舉止,用那天醫院里虛假護士身份出現。
        現在一切準備工作已經做好。就等著出發去見云哥哥了?刹辉缸约罕谎袎簲傖,輕手輕腳,士兵驚喜預告了結局,被抬著去見云哥哥。
      
       吟語低喃39{把那女人給PK掉}
       發文時間: 05/18 2010
      
       --------------------------------------------------------------------------------
        震耳欲聾動感音樂,耀眼而晃目燈光.盡情扭擺奔放男女.
        舞臺上那些穿著透明性感衣物領舞們,跳著熱血沸騰舞蹈.挑逗著一個個春心泛濫.毫無禁忌可言人群.
        為了使現場氣氛便得更加火爆,有幾個領舞跳著豔舞下了臺,在人群中與客人們近距離接觸誘惑著.其中甚至不泛有男舞者與女客人接近於xingai火辣熱舞.
        “怎麼一直沒看見云哥哥?打個電話問問吧?要不們先定個包廂在這等也行.”雖不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但現在還想盡快離開,否則,妖男肯定得發現異樣.
        “其實,人已經來了,在包廂里,剛剛不告訴,只因為想讓回憶一下第一次勾引shangchuang場景.”妖男一手把擁入懷.對準耳朵說道.另只手又趁機邪惡伸向了沒穿neikusichu.
        “恩...”羞恥發出悶悶shenyin聲。因為沒能阻止成功,令擔心事還發生了!
        “這小浪娃,怎麼現在yinxue里就騷成這樣了?因為想到待會會被云哥哥干,還看到那邊那個跳舞在摸那個女人下體,所以也興奮了?恩~”妖男語氣完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