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6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此,我將不折手段!”妖男依舊賣命的在我臨近gaochao的xiaoxue內choucha著.手也開始揉戳著我的豆豆.
        “。眊aochao來臨.我的全身像電流劃過般痙攣起來.我的脖子本能的向後仰了下去.xiaoxue頻繁的收縮吸引著妖男的roubang.yin叫的聲音里充滿了舒爽至極的意味.
        “該死的.我還沒玩夠你呢!你這范賤勾引我搞你的小yinwa,小saohuo!哦!不要再這樣拼命把我往里吸了,我也要受不了了!啊!干死你!我要把你搞死了!。毖写蠼兄昧Φ淖ブ业谋廴夂莺莸耐锿绷耸嘞箩岚阉膉ingye噴向了我的子宮口.
        
        非常抱歉!現在是廣告時間!呵呵...在這要特意感謝愛琴海的小妖給我的禮物!這是我第一次在非生日時間收到的禮物!你的心意讓我一口氣蹲在網吧連更了兩篇!
      
       “。灰!嗚~不要射在里面!”我的xiaoxue似乎已被他的jingye和自己的yinshui灌滿.我推開已釋放過yuwang後而松弛下來的妖男.在他的yuwang脫離我體內後.源源不斷的混淆液體自我xiaoxue流出.我虛軟的蹲在地上.天真的希望他的液體能夠就此排出體外.
        “你...你要是不想我今天真正的把你按在地上搞到死.就趕緊給我起來.別再給我做出這種愚蠢欠干的動作!”妖男氣憤的用凌厲的眼神怒視著我.此時的他肚子里有一肚子的火.不緊是為她的行為所腦怒.也為她此刻的yintai勾起了欲火.我聽完他威脅的話語.眼睜睜的看著他那原本應疲軟下去的男根居然又變得生機生機勃勃起來.我再也支撐不住的放縱自己滑落在了地上.
        “你~你~簡直不是人?”我喃喃的低咒著這禽獸.
        “呵.你忘了嗎?我本來就不是人.我是妖!是會把你吃干摸凈的妖!”妖男在聽到我的話後本怒氣的臉驀的變得晴空萬里.他從地上把我撈了起來後又繼續不顧我的抵死反抗,繼續干起禽獸不如的事來!嗚~云哥哥!快來救我!
        我是在凌晨被浴室的水聲吵醒的.顯然這水還是因我的洗澡未遂而一直未關.昨天我都記不清到底被他抓著強要了多少次.反正我的全身都疼痛不已.身上滿是已變得青紫的密密麻麻的吻痕.尤其是下體.我甚至覺得此刻還有液體緩慢的流出.中途時他曾抱著我去洗過兩次澡,可是每次洗著洗著我便又被他吃掉.所以我便寧死都不愿再去浴室了.旁邊的妖男已吃飽喝足,滿意的熟睡過去.望著這張非凡脫俗的臉.我卻感覺到了從來都沒有過的強烈空虛感.當然,伴隨而來的還有對自己的懊惱與厭惡.曾經,也是在這樣的深夜,我自云哥哥身邊醒來.斗志昂揚的去捍衛自己那禁忌的愛情.憧憬著美好的未來.而現在我卻因身體的無恥yuwang而輕易的背離了我堅守的夢想.獨自無眠於這黑暗的夜晚.我艱難的進入了浴室在浴缸里泡了半小時的熱水後身體的疼痛緩解了些.我現在不想躺回妖男的身邊.在這個時間段亦不能離去.我感覺我以後的日子將注定與妖男糾纏不清.加之姑姑的干預.我與云哥哥長相廝守的希望一定破滅了!我頹廢的攤在了沙發上.不行!我不能再想這事了.它會把我逼瘋的!我找了個音樂播放器,戴上了耳麥在沙發上聽著里面飄渺迷離的聲音.
       。野研慕o了你身體給了他
        情愿甚麼也不留下再也沒有甚麼牽掛
        如果我還有哀傷讓風吹散它
        如果我還有快樂
        如果我還有哀傷讓風吹散它
        如果我還有快樂也許吧...
        
        清晨.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妖男依舊沈睡時逃離了這里,回到了林家.
        “吟吟!你怎麼這麼任性呢?你這幾天去哪里了?手機也不開.在外面沒發生什麼事吧?你急死我了.”我剛進門.云哥哥便心急的跑到門口責備起我來看來哥哥的樣子.他應該還不知道那件事.我的心里小小的松了口氣.
        “你脖子怎麼了?怎麼青一塊紫一塊的?云哥哥的視線無意的看到了我脖子上激烈的吻痕!我在心里咒罵了一下那制造吻痕的混蛋.沒事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姑姑!”我驚慌的看著從客廳里走出來的她.有種欲逃跑的沖動.
       ------------------------------------------------------------------插話分割線
         感謝大家熱情的投票。我因此很積極的在更了哦!
       “|別的先不要說,你們現在就跟我到客廳來,我想和你們好好談談!”她對下這話後便往客廳走去。
        “說吧!你的決定!”姑姑毫無費話的直奔主題.
        “姑姑?你們在說什麼?吟吟剛回來.我想有什麼事等她休息一下再談吧?”云哥哥疑惑的望著我們.卻從氣氛中感覺到異樣.欲幫我離開這里.可姑姑把他無視了.只是冷冷的望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
        “我...我有男朋友了!真的!我這幾天都是和他在一起的!”現在這樣的回答是我唯一的出路.希望她能夠相信,并保持沈默.這件事也能不了了之.我將不再奢望更多.只是以兄妹的身份永遠在一起.
        “什麼?男朋友?你...”云哥哥震驚的站了起來.充滿血絲的雙眼里飽含著復雜的情緒.驚訝,煩躁,惶恐與痛苦交織著.
        “你先回房間吧!”姑姑對哥哥說到。
        “不要!我...”
        “哥~你先回房間吧!有什麼事待會問.我現在想跟姑姑談會!”我出聲打斷了他們的爭執.接下來的談話內容確實不適合他.云哥哥深深的望了我一眼後離開了.
        姑姑一直眼神犀利的看著我.仿佛要把我看穿.
        云哥哥剛剛的表情讓我心里非常的喜悅.而她的感覺顯然很是不妙.這對我來說很是不利. 我的雙手緊握.手心里都是漢.
        “我不相信...”姑姑終於開口了.而就在她開口之時門鈴聲響起.我出去開門,妖男居然詭異的出現.
        我心情復雜的自顯示屏中看著他.正猶豫不絕的考慮是否放他進來時.他已再次詭異的進入了屋內.
        “阿姨好!我是吟吟的男朋友!而且是會結婚的那種!很高興見到您,并為我突然的到訪感到抱歉!”妖男拉著我的手走到了姑姑的面前彎腰問好.禮貌中猶帶著痞氣.姑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說出了驚人之語。
        “你以後就住下吧!我也要在這待段時間!還有你!現在可以去跟你哥談談了”.於是危機就這樣輕易被解除了!
      
        “說吧!怎麼感謝我這個救你於危難的救命恩人.” 我把妖男拉到房間後便被他抱在懷中.
        “你還想怎樣?昨天已經被你弄的夠慘了!”我用力推開他,朝他翻了個白眼.
        “不夠!我還弄的你不夠慘!我還有很多玩法沒用在你身上!我也還沒有讓你變成癡迷於我yuwang的xingnu.”妖男無賴的重把我抱住.說出來的話也令人想掐死他.而現實是我確實這樣做了.
        “你去死吧你!”我掐著他的脖子狠狠的罵到.
        “怎麼!你想過河拆橋,毀尸滅跡.別忘了我是妖!把我惹火了可不好.畢竟你還有個云哥呢.”妖男被我掐的不痛不癢的.就是有些不悅.
         。偸怯迷聘绺缤{我.可我總是中招.我頹敗的放開了手.焉了般乖乖任他抱在懷里.我們皆沈寂了.
        “我可以幫你對付那女人,也可以暫時不讓你哥知道我們的事.”妖男忽然大發慈悲的說出了如此的天籟之音.我立即精神暴滿的用虔誠感激且冒著耀眼光芒的眼神望向他.
        “但是.在我需要的時候,你要隨時隨地讓我為所欲為!”這一句話讓我又重新回到了被焉的狀態.早晚叫你精盡妖亡.我不停的在心里詛咒著他.
      
        妖男離開了.他是與姑姑談了半個小時後離開的!姑姑卻依舊住了下來.
        她沒有再找我的麻煩.只是要我經常邀請妖男過來家里培養感情.妖男也確實是無需我邀請便自顧自的經常過來我這里.該死的到處亂發情.我毫無拒絕的能力.慶幸的是每次他都會挑云哥哥不在家的時間過來.
        反常的是云哥哥,他沒有再找我談過關於我有男朋友的事.我甚至整天整天的見不到他.他是如此明顯的在躲避我.
        我為此總是胡思亂想,想到他可能是在知道我有男朋友後,發現了他愛我.所以躲著我.我就會竊喜不已。
        想到或許是他知道了那晚的事才躲著我,我便有些絕望.我雖想見他,卻害怕與他面對關於男朋友這個敏感的問題.
        有幾次我躺在妖男身邊,睜著眼,呆呆的望著天花板想著關於云哥哥的種種.或悲,或喜,或怨,或哀.有時也會什麼都不想.就這麼發著呆.
        妖男一看見我這模樣,一律滅絕妖性的把我干到昏死過去,并在昏死前給我嚴重警告.最後卻在我醒後對我異常的體貼入微,百依百順.
        我對於他這種行徑很是自戀的把他理解成他愛上我了!但他卻堅決否認這種說法.他說他只是想在生活上把我伺奉舒服了,好讓我在床上也把他伺候好!
        我聽完後於是開始反省自己的自戀.看來他是一個時刻惦記著我的身體,卻不想要愛的大色妖!難道我的身體真是那麼迷人?好吧,反省無效,自戀依舊.
        其實這樣也好.一個非人的妖和一個愛著自己親哥哥的瘋子,確實不能再產生出多余的三角戀情了.
         “你以後要見我的話,先打個電話給我!我明天要去我哥公司上班了!”
        “不要.你去上班的話,那我怎麼辦?”妖男最近和我相處時好像變得越來越像個小孩子了.像現在這語氣和表情怎麼看怎麼覺得幼稚.
        “你還是沒斷奶的小孩嗎?再說你不是還有一堆等著被你臨幸的女人嗎?”我用無力的眼神看著他.并希望他能不那麼粘人.
        “對啊!我就是沒斷奶!我現在也就只喜歡你這種牛奶.還有,我怕你在公司會一不小心饑渴過度把你哥給強了!”我聽著他惡劣的說詞忍不住對他實施了暴力措施.
        “算了,我就跟你一起去公司上班,以便隨時滿足你身體的需求吧!”妖男邊說還邊揩我油.完全把我的暴力舉動當成了打情罵俏.於是整個房間立即顯得熱鬧非凡起來!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了云哥哥辦公室門口.我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也沒通過電話.我們雖住的那麼近.身體和心卻離得那麼遠.
        我不知道云哥哥到底經歷了什麼.知道了什麼.亦或是想干些什麼,逃避什麼.我都不想管了.那麼長久的隔離已經達到了我的極限.就算捅破那層我小心呵護的禁忌之紙,我今天也要見到他.
        就在我俳徊在他辦公室門口時,卻意外在未完全關閉的門外,聽到了里面傳出了shenyin聲.起初,我還好奇這是什麼怪聲音.但當里面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大,我越來越靠近門口時.早已純情不在,最近久經床場的我立刻驚懵掉了.
        我不相信.里面的人一定不是云哥哥,我用顫抖的手悄無聲息的輕推開了一些門.里面的場景立即讓我猶如被五雷轟頂般.
        一位陌生meiyàn的女人向後抬起著她的tunbu,全身chiluo的跪趴在辦公桌上,而衣冠楚楚的云哥哥,正用他那從褲襠里鉆出的碩大男根猛獸般choucha著她的xiaoxue.出入時yinye被攪動的聲音,撞擊時的拍打聲,云哥哥的喘吁聲,女人的yin叫聲,無一不刺激著我瀕臨崩潰的神經.
        於是我被刺激的神情恍惚.淚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