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3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語原文電影、一有空閑時間就帶我去英美旅行、在秦嫂因老家有事而請假回家的那段時間請了位美國的傭人、更有甚者讓我采訪美國當紅偶像明星AN。為了學好數學,帶我去打臺球之類的游戲時跟我演示他是怎樣用數學原理把我打敗的、在市區給我收購了間時裝店,把店里所有跟數字有關聯的東西都交給我去打理、帶我去建筑公司看他們是怎樣運用自己的知識理論在一片平地上矗立起一座高樓大廈的。我曾在AN的采訪中因對英語的誤解而出過大糗、曾在經營時裝店時,因漏算成本而讓一家原本一直賺大錢的店出現了負盈利。曾在建筑公司把人家辛苦手繪好的建筑圖紙給毀了。云哥哥每次都笑著搖搖頭,然後給我去收拾爛攤子。
        今天是第一天去云公司上班的日子.昨晚因為看韓國偶像劇看到一點多.所以今天早上一直起不來.云哥哥看我這樣只好先去上班了.早上九點半點鍾.我終於站在了公司電梯里.電梯里人都計滿了.而且身後有一個很猥鎖的男人居然在用手摩擦我的屁股.於是在八樓到達時承著有人要進電梯的關系狠狠的才了那人一腳說了聲對不起便快速溜出了電梯.我記的附近有一個總經理專用電梯.今天就乘著它上去吧.
        砰!電梯門打開了.里面居然有一對糾纏在一起的男女.場景很香豔.確切的說是很禽獸.那女人衣裳半裸的被一妖豔男子壓在電梯里.妖男一手抓著女人的胸.一手隔包裹著女子的兩腿之間的部位.
        “親愛的.你在電梯里被我玩弄的樣子被人看到了哦.有沒有覺得很刺激.”妖男只瞄了我一眼便邪笑著在女人的耳旁說到.而女子此時才從qingyu中清醒過來并試圖把他推開.
        “討厭.就是你.老是喜歡這樣子玩弄人家.快關掉電梯門了.人家待隨便你怎麼玩嘛!”我愣愣的看著他們如此視若無人tiaoqing的樣子!聽著他們的言語忽然想起了與云哥哥一起纏綿的那個夜晚.那晚云的行為也似這男子般猛浪.講出的話也是如此的yin邪.
        崩!電梯門開始關閉.等等.我本能的打斷聯想迅速沖到了里面.然後尷尬的看了一眼那對依舊糾纏在一起的男女.
        “你是哪個公司的.居然敢做總裁專用電梯.而且是在我正在辦事的時候.怎麼.難道你想來個電梯3p?”
       我莫不作聲的無視他們的存在.死死的盯著電梯內上升的數字.真是後悔死了剛剛干嗎要笨的跑進來啊.妖男見自己被無視居然開始猛烈的進攻起那女人來.
        “。蓿憛挘灰@樣子啦.人家會害羞的.”女人那rela軟綿綿的shenyin聲清晰的傳入了我的耳內。喔.拜托.看你這麼yindang的叫聲一點都不像會害羞的樣子吧.到是我現在全身上下都被燒紅了喔.
        “我的手指被你的小洞洞夾的好xiaohun哦.流了好多浪水哦.真想讓旁邊的這位小女孩看看你這yin樣”.妖男仿佛還嫌場面不夠勁爆似說出了令我立刻逃出了電梯的話語.
        直到狂奔自樓梯口才氣喘吁噓的停下來.這biantai妖男實在是太強憾了.剩下的四樓還是乖乖的爬樓梯吧。
        “報告總裁大人.林吟於十點整準時向您報到.請問有什麼指示.”我興奮的推開了云哥哥的辦公室門.站在門口向他行了個不甚標準的軍禮.
       “就你會耍寶!看看你那臉都紅成什麼樣了!一路跑著過來的吧?快過來喝口水休息一下!”云哥哥明顯被我的舉到給逗樂了。當他從辦公桌前起身去為我倒水時,我居然在不遠處的沙發上,看見了正對著我笑得一臉曖昧的電梯妖男!我真是無語問蒼天!
        “怎麼站在這不動?過來坐這,先喝口水!痹聘绺绨盐依缴嘲l上坐下,然後遞給我一杯水,示意我喝下它。
        “怎麼,林云,不打算作下介紹嗎?”妖男一臉興味的對云哥哥說。
        “沒必要!你以後給我離她遠點。否則你知道我會怎麼對付你!”云哥哥看來跟這人很熟。否則,向來彬彬有禮的云哥哥是不會如此直白的威脅別人的。
        “還有吟吟,以後你看見這家夥也走遠點,他這人,從我讀大學時認識他起,他身邊的女人差不多就一星期換一個。有時甚至是同時和幾個女人混在一起。...”
        “哎,哎,哎,你有完沒完!”
        “沒完!你要真敢動她就真沒完!而且我只是在陳述現實而已!
        “哦?你上次跟楊佳分手不會就是因為她吧?看不出你口味還挺獨特的!”
        “你瞎說什麼!她是我妹!你以後說話注意點,她可不是你的那些女朋友,聽不慣這種不入耳的話!”
        “呵。妹妹?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我看是情妹妹吧?”
        “你再說一句試試!”
        “我不說了!”
        聽著他們的吵鬧我不由感慨,真是沒想到云哥哥一向斯文有禮的會跟人家吵架。難道云哥哥就是時下流行的腹黑男?那天晚上也是,講著最yin邪的話語,做起來也是那麼的激烈,狂野,與云哥哥平時的行為舉止完全相反。想到那天晚上,我的臉又開始燃燒起來。連帶的身體也有些坐立不安。
        “吟吟,你怎麼了,我感覺你最近都有點反常,有什麼心事嗎?”云哥哥摸著我那滾燙的臉關心的詢問到。
      
       “哦.沒有啦.林總.你好閑哎.都十點多了.你都不用工作嗎?”我慌忙的轉移話題.我這是怎麼了.老是動不動就聯想起那晚香豔的場景.難道真的如傳聞所言.有過xingai經歷的女人都比較容易欲求不滿?
        在云哥哥公司上班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僅能每天在上班時間看見他.還能夠經常在女洗手間聽到關於自己和云哥哥的緋聞.大家經過半個月的觀察與探討一致認為.我是云哥哥的非正式的女人.換而言之,也就是云哥哥只是跟我玩玩而已.我成為林總夫人的機會很小.而最近那些公司里的未婚女性們都不約而同的開始摹仿起我的穿衣風格和性格來.我在心里偷笑不已.而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樂極生悲了.林家唯一的長輩.一直在美國生活的姑姑忽然間跑回國.并要求單獨與我見面.我預知到了將有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勿傭質疑.這場暴風雨肯定是由已離去的秦嫂帶來的.我果然還是太小看了她的能耐.這位一直生活在歐洲的姑姑為人極度孤僻冷傲.從不與我們來往.就連云哥哥都沒有她的聯系方式.而秦嫂居然把她給找出來了.
        在前往姑姑所暫住的酒店的路上.我不停的告訴自己要冷靜.可我的腦子卻依舊被恐慌與擔憂所充斥.這位姑媽不像秦嫂那樣是我能對付的角色.我一點也不熟悉她.卻知道林氏集團有她百分之十的股份.當年才二十歲的她只身一人帶著林氏品牌打入了歐洲市場.又在三十歲事業最輝煌時隱居倫敦郊區.她的人生是如此傳奇且神秘.正如此刻正坐在我對面的人一樣.那張精致卻冷淡的臉上絲毫未見歲月留下的痕跡.她姿態優雅的喝著咖啡.遠遠望去猶如見到了一幅彩畫.
        “立刻嫁人或離開這里.從此在國外生活.你選一樣.”她的聲音很冷。
        “如果我不接受您的安排呢?”我強裝鎮定的反抗到.
        “我可不是秦嫂.所以我一點也不介意把那晚的事告訴林云.你認為他知道這事後會是怎樣的反應呢?而且就算林云要陪你一起下地獄.我也會把他拉回來的!你敢跟我賭嗎?”我不敢?呵.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這一幕就如同那天我與秦嫂的翻版.只是現的我成了當時的秦嫂.
        “就這樣吧!我剛下飛機!有點累!你請便.我希望明天我睡醒後你能給我答復.”她說完便一如我那天對待秦嫂般轉身而去。
        我在逃避!因為我實在是無法面對失去云哥哥的痛苦.我鴕鳥般電話告知了云哥哥我要去旅游後便來到了這座奢華糜爛的城市.此時的我正坐在酒吧吧臺上喝著嗆人的烈酒.看著舞臺中央那些興奮的跳著脫衣舞的火辣女郎們.真是太棒了.那調逗的眼神.rela的身材.性感的舞步.chiluo裸的qingse勾引.無一不讓在場的男女情緒高漲.欲火焚燒.臺下開始陸續有男子跑到舞臺中去與那些舞女大跳起貼面舞來.他們的整個身體和面部隨著舞步不留縫隙的緊緊貼在一起.感受著熱血沸騰的沖動.舞女們為了抬高現場的氣氛.極盡纏綿.挑逗之能事.臺上的男子似乎被誘惑失控.開始不滿足於只是隔著身體的摩擦起火.他們的手開始鉆進那薄薄的遮住rufang的布料內拉扯.甚至扭捏.舞女們也配合著他們的舉動.開始大聲yin叫起來.此時的震耳的音樂聲開始被極度輕柔纏綿的音樂所取代.慢慢的.舞女的那胸衣陸續被男人們扯掉.人們興奮的觀看著舞女們fangdang的迎合著男人們的玩弄與調笑.
      
        “脫掉.脫掉.全部都脫掉.”下面有人開始震聲高呼.另外些人也開始配合著一起起哄.看著臺上的男子開始緩慢的脫著舞女們最後的衣服并將手指插入舞女的sichu時.舞女們激烈的配合著手指扭曲著.shenyin著.yin叫著.這種視覺和聽覺的雙重刺激使我血液開始沸騰.我的口很渴.我的sichu也開始腫漲敏感起來.甚至有液體流了出來.我不適的夾緊并扭動了下雙腿.
        “恩.好舒服.”我緊閉著雙眼享受著這意外的快感.由於喝了烈酒的關系.我的頭也開始發暈.本來只是想徹底放縱下緊繃的情緒.可現在看來.這麼獸性危險的場景應該不適合我.我可不想把我自己的身體送給除了云哥哥外的任何男子.
        “那該死的司機怎麼還沒來.”臺上的男人們也已陸續脫光了身上的衣服.那挺立勃起的下身令我不由又聯想起云哥哥來.我的xiaoxue也自動收縮了下.
        “咦?這不是我們林云清純可愛的妹妹嗎?怎麼你也喜歡到這種地方來嗎?小心被人吃干抹凈哦?還是你就是來讓人吃的呢?”有一個有些模糊的人影靠在我耳朵旁吐著熱氣.我敏感的閃避開.摸了摸酥麻的耳朵.揉了揉眼睛靠近他的臉.
        “你說林云!是云哥哥嗎?哥!帶我回家!這好熱!”.我抱住了云哥哥的腰.把火熱的臉緊貼在他半裸的胸膛左右摩蹭著.
        “怎麼.你現在是在裝醉誘惑我嗎?”云哥哥抬起了我的臉輕輕咬了一口我的下唇.我伸出舌頭在他欲離開的唇上yindang的一舔而過.他的眼瞬間瞇起.那幽暗的光緊緊盯著我的唇.
        “怪不得林云會這麼寵你.你可真是會勾引人啊!”云哥哥的嘴一張一閉的說什麼我根本聽不進去.我只能軟軟的趴在云哥哥懷里聽到耳邊不斷傳來的yin叫聲.撞擊聲.
        “乖.把嘴巴張開.讓我來看看你剛剛勾引的yin舌!”云哥哥的手把我的下唇往下按.誘惑著我把舌頭伸出來.我乖乖的伸出了舌頭.途中不可避免的碰觸到了他的手.我感覺到他手微顫了一下.然後便用手輕逗起我的舌尖來.我敏感的退縮回來.他便把手指塞進了我的嘴里. 
        “hangzhu.吸它.就像吸roubang一樣yindang一點.待會我滿意了就帶你回家!到時我一定會好好滿足你饑渴的小嘴和這里現在已經把neiku都弄的濕嗒嗒的xiaoxue的.”云哥哥此時一手被我的嘴hangzhuxishun.舌頭挑撥.一手伸進了我shilinlin的sichu.被我的xiaoxue不住往內吸.
        “恩...動一下.人家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