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吟語低喃_第1章

作者:xielin 大小:338K 類型:經管 時間:2013-07-19 11:48:52
        
      
      
       吟語低喃{此處H出沒,不適者繞行}
      
        “把你的身體和心都交付於我吧!我的小女孩!就算我不能讓你得到他的心,也能幫你得到他的身體!”夜魂雙手自我身後抱著我,冰冷的雙唇觸碰著我的耳垂并吐露出誘惑的言語。他的言語是那麼的低沈,甚至不敵那在一墻之隔的客廳里傳來的令人chunxindangyang的shenyin聲。但那誘惑之語卻令我猶如看見了生命的火光!
        “好!我答應你!希望你今天就能履行你的承諾!”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他。并迫不及待的希望能夠得到那自有記憶以來就持續的瘋狂的愛戀!
        “怎麼!你就那麼迫不及待的希望被他玩弄你那yindang的身體嗎?我的小yinwa!還是那被客廳里的那對yin男蕩女勾起了yinyu?”夜魂的手撩起了我的裙子,隔著neiku撫摸者我的sichu。
         “嗯...求你了...!”我被他的舉動撩撥的不能自己的shenyin出來。
        “求我?求我ganni?”夜魂的左手隔著衣服rounie著我的rufang,右手的食指自neiku旁鉆進了我的xiaoxue內。
        “。沂懿涣耍。蔽业纳眢w剛剛在看到客廳里那刺激的zuoai時便已動了情,此時他的玩弄更令我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xiaoxue也反射性的收縮著。
        “你真是太yindang了!不過是插根手指你就拼命的吸我!那我待會用roubang搞你你不得吧我的jingye吸光?”夜魂一邊在我耳邊說著yingsui不堪的話語,一邊瘋狂的撕扯著彼此的衣物。
        “怎麼!你怕你不能滿足我嗎?”我轉身用妖媚的眼神嘴角含笑的刺激著他以掩飾我的不安。雖然我的身體如此的渴望著他,但我心里卻依舊狂熱的愛著另一個人!
        “你這個小saohuo!你就等著被我干爛,玩死吧!就算我玩不動你了,我也會叫別人來玩你!到時我就在旁邊指揮那玩你的男人,叫他狠狠掐你的rufang,tongni的saoxue,讓你不停的langjiao!”夜魂張開了雙唇把我的左ru整個hangzhu,舌尖拼命的挑逗著我的rujian,手指也發狠似的放肆choucha。
        “。够辏叮蔽业纳眢w因他的yin語與玩弄變得興奮不已,因qingyu而變得緋紅的身體主動的扭擺摩擦著他,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吟吟...吟吟...你在家嗎?!”門外的叫聲讓我立刻從qingyu中清醒過來。
        “不要!云哥哥來了!”我雙手推拒著他的胸膛并用哀求的眼神希望他停止對我的愛撫,但他卻絲毫沒有想要停止的意思!甚至開始用他那堅挺的roubang摩擦起我sichu的肉瓣來。
        “你現在真的能停下來?你去照照鏡子看看你現在的模樣!嘖嘖!嚴重的欲求不滿!而且你不覺得這種情況下玩起來更刺激!要是你的云哥哥真看到了你被我玩的欲仙欲死的騷樣!沒準立刻就稱了你的心愿跟我一樣被你誘惑的恨不得把你搞死在床上呢!”
       夜魂那輕藐的眼神令我恐懼起來!不行!我不能讓云哥哥看到我這個樣子!他一定會鄙視我的!我在云哥哥面前是那麼的清純!耙葬嵛叶悸犇愕!現在不行!求你了!”我低聲哀求并許下承諾。他終於放開了我并開始整理自己!耙够!你怎麼在我妹的房間?”上帝保佑就在我們都穿戴整齊時云哥哥推開了我的房門!罢l叫你們發情也不看地點。在客廳叫的那麼xiaohun!我只有來你妹這里陪她看電視以守護她那“純潔”的心靈不被你玷污羅!”夜魂在說純潔時故意加重了語氣讓我的臉紅的都有要冒煙的感覺!耙饕!你今天不是要上課嗎?怎麼回來了?還有那個...你應該沒看見什麼吧?”云哥哥的聲音越說越小。到最後甚至帶都祈求的味道!敖裉鞂W校有戶外活動,我不想去就回家了。我回來時你沒在!”我不想讓云哥哥感到尷尬。趕緊找了個借口回答他!班牛乙葬岵粫僮屌诉M我們家了!”看來我在云哥哥心中的乖乖牌形象塑造的很成功。云哥哥!不久你將不止是家里,我會讓所有的女人都遠離你的!你的身邊只能有我一個人的存在!
         第一次見到云哥哥是在我10歲那年的夏天!那天的我一動不動的坐在一個像皇宮似的房子里。我在等我的媽媽,她說要我在這里乖乖的等她。她很快就會回來?墒俏业攘丝旌镁煤镁枚紱]看到她回來。我很怕!怕她會不要我!雖然我在家經常餓肚子。家里也經常會有些樣子好兇的叔叔來家里問媽媽要錢,甚至媽媽有一次想把自己賣給那些叔叔說用來抵賭博欠的債!可我還是想回家。
       “少爺。您回來了!”有人來了!我聞聲望去。似乎看見了一位正踏著霞光而來的少年仙子!那完美的令人不知如何形容的臉龐就此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望著他。
       “嗯。你就是林吟吧?”仙子走到我面前對我微微一笑。我便又開始對著他癡呆起來。真是致命的微笑啊!
        “小家夥怎麼了?害怕嗎?以後你就要跟著云哥哥一起生活了!哥哥會對你很好的!”仙子輕撫著我的臉龐柔和的對我說著動聽的話語。
        “好...”我的臉蛋開始微紅。仙子哥哥說以後要在一起,還摸了我的臉蛋。這是真的嗎?
        這確實是像夢境般的現實,家里除了一個叫秦嫂的做飯阿姨外只有我跟哥哥兩個人。秦嫂除了吃飯會叫我外從來不會主動跟我講話。而哥哥也許是怕我孤單想家,除了去上課外似乎所有的時間都和我呆在一起。帶著我去買新衣服,買好吃的,早上幫我疏頭發,送我去學校上課,接我放學,教我功課,陪我看電視,晚上哄我睡覺...我的所有時間,我的所有思想都已被被他占據。就連做夢都經常夢見他。我甚至從未想起過我的母親,直到半年後的一天,我在學校上課時被她叫出去。她見到我之後顯得異常的激動與欣喜。并不停的對我訴說著她對我的思念與不舍。最後她說要帶我去她的新家看看。我被那從未感受過得母愛所感染。并跟隨著她離開了學校。結果我被帶到了一個偏僻且破舊的小屋後就被母親鎖在了其中的一間黑屋子里面。我聽見外面媽媽在跟人討價還價的聲音,聽見她要把我的第一次賣給別人,聽見她要讓我以後都出去出賣routi為她還債。我什麼都不怕!我只是好怕好怕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云哥哥了!我歇斯底里的叫喊著,敲打著房門。哀求著媽媽能放我回去?藓爸聘绺鐏砭任?墒菦]有人理我。世界仿佛都把我遺棄了。於是慢慢的我的意識開始模糊...第二天晚上我醒來時,依舊在那漆黑的小木屋內。外面下著狂風暴雨。小木屋瑩破舊的關系有些搖搖欲墜。我忽然間看見了希望。我要逃出去!我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樣逃離那夢魘似的小屋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尋找到回家的路!我只是不停的向著有云哥哥的地方跑去!直到暈倒在云哥哥的懷里。從此以後我開始和云哥哥一起上學,一起睡覺。甚至連我第一次來月經,云哥哥告訴我我是小女人了,要勇敢一點,我還是堅持著要和云哥哥在一起睡。其實我已經不再害怕。足夠勇敢?墒俏以缫衙靼。我愛云哥哥。我要永遠與他在一起!無論何時何地!無論生老病死!無論用盡任何代價!我心亦然!
         我16歲的時候云哥哥交了第一個女朋友并與她發生了關系。在發生關系的第二天,他們就分手了。因為我告訴云哥哥他女朋友說我是個壞女孩。她不喜歡我。
         半個月之後,云哥哥把秦嫂辭退掉了。因為我告訴云哥哥秦嫂罵我,說我是跟我媽一樣的賤人。其實秦嫂沒有說錯。我也不是故意要害秦嫂離開。只是她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東西。那麼她就必須得離開。
       “你怎麼在這里?”云哥哥與她女朋友分手半個月後居然又出現在我哥的臥室。這令我既擔憂又厭惡。
        “我是來照顧你哥的!他身體不舒服!你是回來拿東西的吧?”她看見我後顯得異常的緊張,雙手後似乎拿著什麼東西。
        “你回去吧!我會照顧我哥的!還有,你手里拿著什麼?”我懷疑的往她身後看去。她卻巧妙的繞過我并迅速的往門外走去。
        “你照顧好你哥,我先走了。他好像發高燒!”看著她似乎像落荒而逃的樣子總令我覺得可疑。
        “云哥哥?你還好嗎?”我跪在床邊觀察著他的臉色,好像是真的發燒了。臉色通紅的,被子沒蓋不說還一個勁的想扯衣服。
        “給我...”云哥哥忽然間把我扯到床上并壓到我身上來并開始撕扯起我的衣服來
        “云哥哥,你怎麼了?”我被云哥哥的舉動弄啥了!他怎麼忽然間那麼瘋狂的想要我,他確定嗎?不會後悔?
        “怎麼了?你這個小賤人!你居然敢給我下藥!看我今天不把你搞死!”我們的衣服已被他全部脫掉。他的手開始放肆的褻玩著我的shuangru,rounie著,擠壓著,彈弄著。我明白了?隙ㄊ悄桥私o哥哥下藥了。而神志不清的哥哥把我當成了那個女人。我的心開始沸騰起來。這是上天給我的機會,讓我能夠成為云哥哥的女人。
        “是嗎?你打算怎麼把我搞死?”我的臉上綻開了yin邪的笑容。我親愛的云哥哥。今天我們將屬於彼此。讓我們盡情的狂歡吧。
        “我要一邊把我的roubang塞到你口里讓你伺候我吐出津液。一邊用手玩弄你的全身,特別是你的rufang和saoxue。讓你拼命的求我chani!玩你,搞你。最後整晚都用roubang不停的choucha著你的yinxue,讓它不停的流yinye!碧彀!云哥哥怎麼會說出這麼yindang的話來!我實在是震驚的不得了!而我的身體也應云哥哥的yin語而蠢蠢欲動。
       我想我應該先索取那令我夢寐以求的與云哥哥的初吻!坝H愛的,我要你吻我”。我用手指輕劃過他的唇,并將他帶至我的唇邊。我是那麼的期待與云哥哥的纏綿。
         他響應了我的期望,開始想我的嘴唇發起猛烈的進攻。輕咬xishun著我的唇,舌頭也挑開我的牙齒肆意侵略挑逗著我的舌尖甚至口腔的每一處。生澀的我甚至都快有種窒息的感覺?晌覅s仍激狂的迎合著他。并希望他能更猛烈的掠奪我。
         此時的云哥哥一手撐在我的身邊,一手rounie著我的rufang,右腿插在我的雙腿間摩擦著我那yinshui直流sichu。那硬邦邦的roubang也順勢緊壓著我的大腿。
        “我...好難受...給我...”。我的大腿緊緊的夾著云哥哥的右腿。腰部也難耐的扭曲著。
        “你就那麼想要嗎?都把我的腿當成roubang了?乖!求我!講yindang的話求我。越yindang越能激起我ganni的興致!”他用手強硬的掰開了我緊閉的雙腿,用邪惡的眼神笑看著我。
        “求你了!我的xiaoxue流了好多yinshui!我好想要你的roubang進來”。我的外表如此斯文正經的云哥哥原來喜歡那種蕩女yinwa是嗎?那麼我就是云哥哥的小yinwa。
        “哦?是嗎?讓我來看看你著小yinwa究竟流了多少yinshui。自己把你的yinxue露出來給我看!痹菩靶χ⒁曋业膕ichu并命令著我。我依言害羞的緩
已達第一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