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極度尸寒_第182章

作者:全雨 大小:2M 類型:懸疑 時間:2015-08-29 17:42:38
        道的都說出來,但求二位言而有信,留我一條狗命!
      
       成不歸淡淡的說:“你且說來我聽著。至于你能不能活下來,哼哼,就看你的表現了!
      
       阿道夫低下頭想了想說道:“二位自南方來,難道真的就沒聽說過劉雨生的消息嗎?”
      
       成不歸心中震動,疑惑的問道:“自南方來跟劉雨生的消息有什么關系?”
      
       阿道夫嘆了口氣指著天空說:“t市二位總該知道吧?那是惡靈狂潮的發源地,后來被一顆核彈給夷為平地。那地方充滿輻射云和電磁雷暴,荒無人煙寸草不生,但劉雨生卻就在t市遺址往西二百里處建立了一處村寨。您二位自南方來,難道沒聽說過劉家村的威名?”
      
       成不歸和曲忠直面色大變。同時激動的問道:“你說什么?你說劉雨生還活著?”
      
       兩人忽然情緒大為激動,阿道夫被嚇了一跳,小心翼翼的說:“是啊,劉雨生當然還活著。他還活的好好的呢。哦,我明白了,二位大師閉關許久?赡懿恢渲须[情。劉雨生嚴格來說也不能算活人,他本是一具死尸。在惡靈狂潮來襲的時候被無數陰煞沾染,竟然恢復了神智。成了一個活死人。不僅如此,他不知從哪兒學來的一身通靈道法,如今都快要踏入大通靈師的境界了。羨慕啊,這老東西真是走了狗屎運……”
      
       阿道夫明顯對他口中的劉雨生十分艷羨,不過說起來的時候口氣未免有些輕狂,成不歸臉色一黑,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
      
       “啪!”
      
       阿道夫的話說了一半就被打斷,捂著紅腫的腮幫子一臉的莫名其妙。成不歸冷冷的說:“出言不遜,你是什么狗東西,也敢議論他老人家!”
      
       阿道夫不知道為什么挨打,又不敢反抗,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吞低調術士。
      
       成不歸和曲忠直對視一眼,興奮的不能自抑,他們本能的愿意相信阿道夫所說的一切,根本不想去懷疑他的話。
      
       看來劉雨生靈力耗盡之后被剝皮鬼害死了,但正趕上惡靈狂潮,所以死而復生。雖然境界跌落,成為一個活死人,但起碼神智猶在,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成不歸心中還有些后悔,原來地獄通道沒有變,只是原本的t市變了。如果他們從血煞地獄出來之后,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在附近仔細探查,說不定早就和劉雨生團聚了!
      
       驟然得到劉雨生沒有死的消息,成不歸和曲忠直兄弟二人急切不已,再也沒心思管別的事情。他們向阿道夫問清了劉家村的具體位置,隨手召喚出巨大的藏獒坐騎,撞碎柵欄沖出桃木寨一溜煙的向南去了。至于阿道夫會怎么在桃木寨繼續作威作福,自然也就隨他去。
      
       這世間,沒有什么比恩師劉雨生還活著的消息更重要!
      
       阿道夫看著兩個煞星騎上坐騎,猶如兩道黑色閃電般眨眼間走的無影無蹤,他忍不住長出了口氣,冷笑著自言自語道:“劉雨生?恐怕是一個骨陰魔吧,哼,哼哼……”
      
       巨大的藏獒坐騎速度和耐力都很可怕,只要有足夠的靈力供應,完全可以永遠的跑下去。成不歸和曲忠直已經是大通靈師的圓滿境界,靈力充沛的超乎想象,二人一路絲毫不做停留,一連跑了兩天一夜,終于回到了t市。
      
       按照阿道夫所說,二人沿著t市上空輻射云的邊際向西行了二百余里,果然見到一處村寨!
      
       村前立著一座石碑,上書“劉家村”三個大字。
      
       劉家村不同于桃木寨,沒有桃木柵欄圍成的辟邪之物,就是整整齊齊的幾排小房子。
      
       之所以說是小房子,因為房子真的很小。
      
       房子小到只有小孩能走進去,大人必須蹲下才能鉆進去。這不像一處村子,倒像是一群鄉野的小土地廟在開大會。
      
       這些房子除了小,還有另外一個特點,金光閃閃的特別漂亮。每間房子前面都養著一些小豬、小馬、小雞、小羊等牲畜家禽。不光房子小,所有的一切都是袖珍的,讓人乍一看還以為來到了小人國。
      
       成不歸和曲忠直難掩心中激動,收了坐騎噗通一聲跪倒在村前大聲喊道:“徒兒成不歸(曲忠直),拜見恩師!師父,我們從血煞地獄回來了!”
      
       兄弟二人心情激動,喊話的聲音特別大,竟然險些把一幢房子給震塌了。
      
       劉家村一陣騷亂,從一間間屋子里走出來許多小人。這些小人紛紛騎上小馬沖出來,把成不歸和曲忠直團團圍住。其中一人越眾而出,戒備的說:“你們兩個,是什么南北?來我劉家村搗亂,可是活的不耐煩了?”
      
       什么南北?成不歸和曲忠直面面相覷,沒明白這個人的意思。另外一個小人騎在馬上笑的前仰后合,捂著肚子說:“蕭胖子,不是什么南北,是什么東西!”
      
       名叫蕭胖子的小人恍然大悟,拍了拍腦袋說:“呔,你們兩個是什么東西?快說,來我劉家村何事?難道沒聽說過雨生圣師的威名嗎?”
      
       成不歸和曲忠直跪在地上,其他的小人騎在馬上,才堪堪夠到他們的肩膀。他們看著眼前這些袖珍的小人,不由得感覺到一陣親切,這些人,都是恩師劉雨生所點化的靈物嗎?
      
       成不歸微笑著說:“諸位仙童,我叫成不歸,這位是我師弟曲忠直,我們是劉雨生大師的親傳弟子!這次來就是專門來尋找恩師的,請問他老人家現在在哪兒?”(未完待續。。)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章 魚
      
       蕭胖子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成不歸,冷笑著說:“胡說八道!雨生圣師什么時候收過親傳弟子?想拜他為師的人倒是一大把,你們兩個莫不是假冒了圣師弟子的名字,想騙過我們好去打擾他?”
      
       成不歸和曲忠直相視一笑,搖了搖頭說:“仙童誤會了,我們真的是劉雨生大師的親傳弟子!煩請為我們通報一聲,他老人家知道我們來,一定會很高興的!
      
       蕭胖子固執的搖了搖頭,揮手道:“小的們,把這兩個賴皮趕出去,再敢搗亂格殺勿論!”
      
       一眾小人聽令,紛紛舉起手中的袖珍武器,擺出了攻擊的架勢。成不歸和曲忠直臉上變色,他們已經是大通靈師,大通靈師的尊嚴不容褻瀆,縱使這些人是劉雨生點化的靈物,也不能隨意冒犯。但又不能真個動手毀掉這些靈物,不然的話豈不是會惹得恩師不快?
      
       曲忠直打了兩個響指,一道冥火圈從地上燃起,把蕭胖子圍了個嚴嚴實實。他笑著說:“仙童可認識此火?這是通靈上三篇的道法,乃是恩師親傳。這下你該相信了吧?還不快去通報?”
      
       冥火散發出凜冽的寒氣,雖然曲忠直有意控制,并未真正發揮其威力,但仍舊把蕭胖子嚇的臉色發白。他哆哆嗦嗦的說:“好好好……,好吧,你你你你你們……,你們等著,我這這……,這就去通報!
      
       曲忠直淡淡一笑,再打個響指,冥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蕭胖子心有余悸的看了曲忠直一眼。調轉馬頭跑進了村子里。
      
       蕭胖子的身影在村子里一閃就消失不見,成不歸和曲忠直伸長了脖子。目光里充滿熱切。不知過了多久,倆人看的眼睛都酸了。劉家村里總算有了動靜。
      
       蕭胖子帶著更多的小人兒,簇擁著一個正常身高的男人從村子里走了出來。蕭胖子不知從哪兒又得了底氣,趾高氣昂的說:“你們兩個還不快點大禮參拜!這就是劉雨生至圣仙師!”
      
       曲忠直和成不歸見到這個正常身高的男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個人根本不是劉雨生!
      
       除了恩師劉雨生,這世間誰能當得起兄弟二人一拜?他們黑著臉站了起來,滿心的失望。成不歸冷冰冰的說:“你究竟是誰?為何冒充我恩師的名諱!”
      
       從村子里出來的男人一直在打量著成不歸和曲忠直,聞言正要說話,曲忠直忽然大喝一聲:“你是浩然!我記得你。你是那什么天達集團的董事長,我以前在電視上見過你!”
      
       被人一口叫破身份,男人顯得有些愕然,他愣了一下,感慨的說:“想不到還有人記得我,真是滄海桑田。不過,其實我不叫浩然,我叫章魚!
      
       “我管你什么張魚李魚!”成不歸一臉肅殺的說,“你為什么冒充我師父的名諱?我師父他老人家怎樣了?說!”
      
       章魚笑了一下說:“這個。說來話就長了,你們得聽我慢慢說……”
      
       “說你mage蛋!”成不歸手中斷刀一晃,就奔著章魚的脖子砍了過去,“膽敢壞我師父名聲。先吃我一刀。打你個半死,看你說不說實話!”
      
       章魚沒料到成不歸說動手就動手,連分辨的機會都不給。猝不及防差點中招。饒是他躲過了刀鋒,但成不歸手中乃是半截斬鬼刀。威力大到無邊無際,僅刀光就把他壓制的氣血浮動。身上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股腐臭味。
      
       成不歸得理不饒人,揮刀又砍,章魚連忙擺手甩出一把符咒。這些符咒組成層層盾牌,雖然斬鬼刀砍上去絲毫不受阻礙,但一層又一層連綿不絕的符咒盾牌,終究緩沖了刀勢。章魚趁此機會施了個通靈遁,一閃身就出現在十幾米之外低調術士。
      
       眾多小人兒騎著小馬哇哇大叫著像成不歸沖去,成不歸冷哼了一聲,刀光一轉,小人帶小馬就被砍成了無數碎紙片。章魚手指一掐,身上陰煞之氣大盛,他正要施展通靈道法,不料身后突然感到一陣徹骨的冰寒。
      
       曲忠直不知何時站在章魚身后,一道冥火貼著他的后背明滅不定,冥火散發出來的威力,幾乎把空氣都凍結了。章魚額上冷汗直流,一動也不敢動。
      
       成不歸隨手滅殺了大半騎馬的小人兒,施施然的走到章魚跟前,冷笑著說:“想不到你還有兩下子,活死人能修煉通靈道法到你這個境界也算不易,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冒充我恩師的名諱!你說,我該怎么處置你!”
      
       章魚長嘆一聲道:“兩位果然已經成就大通靈師,劉雨生大師在天有靈,想必會十分欣慰!
      
       “你說什么!”
      
       成不歸和曲忠直同時變色,曲忠直手上的冥火火苗一顫,差點燒到章魚的頭。章魚急忙大喊:“是劉雨生大師讓我這么做的!他讓我在這里等著你們!”
      
       成不歸擺了擺手,示意曲忠直把冥火收了起來。他意味深長的對章魚說:“看來你有很多事情要告訴我們,是不是?”
      
       章魚不知從哪兒摸出來一個轉心瓶,瓶口對準身上蹭了幾下,那種腐臭的味道就消散了許多。他摸了摸鼻子說:“這得從頭說起,是個很長的故事,你們仔細聽著吧!
      
       “當年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保安,一事無成,每日為三餐勞碌。后來不小心招惹了怨靈,差點被害死,幸好當時劉雨生大師經過,給我留了一線生機。我找到大師,他救了我的命,還賜給了我一道保命的靈符!闭卖~陷入了往昔的回憶當中,聲音低沉的說。
      
       “那道靈符是大師借給我驅邪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