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極度尸寒_第129章

作者:全雨 大小:2M 類型:懸疑 時間:2015-08-29 17:42:38
        許多的痕跡,公路被殃及,到處都是坑坑洼洼。有幾處大坑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小小的池塘。劉雨生伸出右手,淡淡的說:“巨靈,圣術!
      
       他的右手漲大開來,像一個巨大的推土機一樣,在公路上來回掃了幾遍之后,他收了神通。公路恢復了平坦,所有的痕跡都消失了,沒有大坑,沒有掌印,什么都沒有。如果非要說有什么不對,大概就是公路的材質有些問題,怎么路面看上去像是泥土的顏色?
      
       被劉雨生施展了通靈術的那輛汽車自動開到他面前停了下來,他打開車門坐了上去,臨出發之前,對著其他所有的車輛拍了拍手。
      
       劉雨生坐著通靈汽車離開了沒多久,精英戰士們開過來的汽車就一輛接一輛的緩緩駛離了原地,不知開到哪里去了。
      
       “吱!”一輛汽車猛地在許大鵬的別墅前同劉雨生緩緩的從車上走了出來,他看著別墅,臉上閃過一絲復雜難明的神色。
      
       ps:老夫是不是應該改路子去寫個仙俠或者魔幻?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 魚
      
       別墅大門虛掩著,一塊漆黑的牌子豎立在門口,上面寫著殷紅如血的四個字:謝絕來訪。
      
       劉雨生無視門口的牌子,他輕輕推開大門信步走了進去,別墅里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馬大慶的那些兢兢業業的手下不知都跑哪兒去了。劉雨生皺了皺眉頭繼續往里走,一直走到大廳,仍然沒有見到一個人。
      
       大廳里的各種擺設都很整齊,沒有一點忙亂的樣子,也沒有任何打斗的痕跡?墒,人呢?那些壯漢保鏢不見了,馬大慶不見了,王冰瑩也不見了,絲絲大白貓也無影無蹤。偌大的別墅寂靜的嚇人,仿若一座鬼宅。
      
       劉雨生揮了揮手,一道黑影從他身上躥了出來,速度極快的在別墅里四下轉了一個圈兒。等黑影回到他身上,他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別墅里真的空空如也,不止沒有人,連他們的氣息也都消失了,就像馬大慶等人根本不曾出現在這里。
      
       可是劉雨生不久之前分明還來過這里,他親自把王冰瑩送來這里,交給了馬大慶,希望他能好好保護她。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難道隱藏在暗中的敵人動手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怎么可能一點痕跡都沒有?就算馬大慶不是敵人的對手,大白貓絲絲又不是吃素的!
      
       活了幾百年的通靈妖獸,怎么可能有人悄無聲息的就把它擄走?就算劉雨生,想做到這一點也不容易,難道這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通靈圣師?
      
       劉雨生不愿意相信有另外的通靈圣師存在,通靈師的進階。絕對不是人們想象的那么容易,又不是街上的大白菜。怎么可能出了一個又一個?但是除了這樣,還有別的解釋嗎?莫非馬大慶真的背叛了他?那個給國安局通風報信的神秘人,就是馬大慶?
      
       完全沒道理!馬大慶被許大鵬殺死,亡魂孤苦伶仃的鎖在廢舊倉庫里,如果不是劉雨生及時出現,他甚至有魂飛魄散的危險。劉雨生救了他,并幫他報仇,處心積慮的讓他頂替了許大鵬的軀殼,他究竟有什么理由要伙同別人來害劉雨生?
      
       劉雨生搖了搖頭。似乎想把這些令人心煩的念頭甩出去。他臉上金光一閃,一道透明的光暈從他腰間產生,并在別墅里擴散開來。
      
       “通靈,尋魂!”
      
       透明的光暈一圈一圈的dangyang,沖刷著別墅的每一個地方,這是劉雨生用來尋找亡魂痕跡的通靈術。只要這里曾經死過人,不管那個人怎么死的死了多久,都難逃他的搜索。就算馬大慶選擇了背叛,他要對王冰瑩不利。大白貓絲絲也一定會反抗。大白貓絲絲的通靈幻術高深,交手的時候怎么可能沒有一點死傷?
      
       光暈閃爍了十幾圈,劉雨生失望了。別墅里真的一點靈魂的痕跡都沒有,就像這里從來沒有人住過一樣。他眼神閃過一絲冰冷?磥硪磺卸家业侥莻隱藏在幕后的圣仙,才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了。
      
       h市距離t市約400余公里,這里不如t市歷史悠久。但繁華程度猶有過之。這座年輕的城市,充滿了現代化的氣息。高高的摩天大樓隨處可見。人們穿著時尚,但總是行跡匆匆?旃澴嗍沁@個城市的主題。年輕的白領裹著風衣在街邊等待公車,妝容精致卻遮不住滿臉沉重的倦意。轎車一輛又一輛呼嘯著過去,里面乘坐著的是這個城市里略微富裕但是依舊每天疲于奔命的中產階級們。大街上通常不太會出現上層人士的影子。更多的,是牽著孩子的母親,玩命似的一路狂奔的害怕遲到的公司小職員,騎著電摩打算出門辦貨的大叔,等等等等的小角色。
      
       外地人來h市,總喜歡去這里最大的cbd商圈逛一逛,那里車水馬龍人潮如織,燈紅酒綠熱鬧非凡。本地人閑來無事,也經常去消費一番,花費足夠肉痛的金錢,買到些可有可無的名牌商品。在cbd商圈,寸土寸金難以形容這里的房價之昂貴,每一塊地皮都能評估出一個天文數字!
      
       可是在這樣繁華的黃金地帶,竟然有方圓十畝大小的地方被建做了一片園林!要知道,十畝地已經相當于兩個半籃球場那么大!是誰有這么大的手筆,在黃金商務區弄出這么一個詩情畫意的地方?這十畝園林,全部用高大的紅墻圍著,墻上還扯了電網,讓人一看就在心里生出一種“窮逼滾蛋”的感覺。
      
       園林只有一個正門,門口戒備森嚴,比h市的市政府可嚴密多了。就算有武警把守的監獄大門,守衛也不過如此而已。無論誰想進入園林,都只有一個條件——至尊的會員卡。能持有這個園林會員卡的人,無一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非富即貴。而且這些人有一個統一的特點,都是h市土生土長的人,一個外地人都沒有。
      
       這個園林有一個規矩,不接待外地來客,也不給外地來的人辦會員卡。就算你權勢滔天,就算你富可敵國,只要你不是h市本地人,對不起,恕不接待。按理說這樣的規矩會得罪很多人,會給這座園林的主人帶來巨大的麻煩,可是園林矗立許多年了,從來沒出過任何事。園林的主人背景之強大可見一斑。
      
       園林當中,也沒什么特別的風景,一進去,就能看見三間精致的瓦房,琉璃瓦雖然金光閃閃,可是難掩那破舊的感覺。除了這三間瓦房,園林里再無其他建筑,只有許多普通的垂柳,以及平地挖出來的數個池塘。每個池塘旁邊都坐滿了人,全拿著魚竿在垂釣。
      
       沒錯,這個園林里什么都沒有,只有幾個魚池子供人釣魚!
      
       這是何等的奢侈!
      
       這是何等的權勢!
      
       在寸土寸金的黃金cbd商圈,圈了十畝地建成一個園林,戒備森嚴一隊荷槍實彈的守衛,結果就為在園林里挖兩個魚池子讓人釣魚玩。!
      
       這魚池子里究竟能釣出什么?
      
       根據流傳出去的說法,這里的會員卡一年要上百萬!即便如此還那么多人趨之若鶩,甚至每天園林中人滿為患。難道,這魚池子里能釣出金龍?
      
       “有魚上鉤了!”
      
       一個較大的池塘邊,一個帶著眼鏡文質彬彬的中年人忽然興奮的大叫起來,他身后站著兩個秘書一樣的人也一臉喜色,急忙上前幫他收桿。魚線扯了很長,三人緊張的盯著水面,慢慢的搖動拉線手柄。水面嘩啦一聲響,魚鉤上釣著的東西終于浮出水面露出真容,竟然是一條鯉魚!
      
       就是一條普普通通的小鯉魚!瘦了吧唧,只有巴掌大小,不過倒是挺精神,搖頭擺尾的不斷掙扎,似乎想從魚鉤上掙脫下來。這么一條小鯉魚如何能值得一年百萬塊?就算把這個池子翻過來,把里面所有的魚兒都撈走,也不值這個價錢!可是人們就是心甘情愿的來這里釣魚,釣到一條小鯉魚還興奮到不行,這到底是為什么?
      
       鯉魚終于沒能掙脫,被帶眼鏡的人小心翼翼的捉住,放到了旁邊的魚簍里。他視若珍寶的抱住魚簍,絲毫不顧魚簍上的水漬弄臟了他的名牌襯衫。他的兩個手下一臉的緊張和戒備,好像他抱住的是價值連城的珍寶,而他們就是武裝押運人員。
      
       “馬老弟,運氣不錯啊,”離此不遠處一個禿頂的胖子站起來笑呵呵的說,“竟然釣到一條鯉魚。有這么一條小東西,馬老弟飛黃騰達指日可待,不過,老哥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
      
       “不情之請就不要請了,”帶眼鏡的人緊張的說,“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是這條魚不賣,沒得商量!”(未完待續。。)
      
       第一卷 第七十五章 搶魚
      
       “馬老弟這是不給我面子了?”禿頂胖子冷冷的說,“你要這條魚無非求個升官發財,我要來卻是救命用的,你也知道我女兒患了絕癥,就等夜大師施展神通救她。如果你讓了這條魚給我,你升官發財的夢我來幫你圓!誰不知道我薛大本事言而有信,在h市這一畝三分地上,沒有我辦不了的事!”
      
       帶眼鏡的中年人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隨即抱緊了魚簍冷冷的說:“既然你有這么大的本事,不如自己釣一條魚上來。我還要去見夜大師,就不奉陪了!
      
       禿頂胖子見帶眼睛的中年人轉身要走,不禁急躁起來,他快走了兩步攔住中年人的去路說:“馬老弟,你可一定要想清楚,這樣不講情面,不怕我記仇嗎?你可知道跟我薛大本事作對的人,都是什么下場?”
      
       禿頂胖子身后也跟著兩個人,兩個殺氣騰騰的家伙,看上去就不好惹。三個人把中年人的去路堵死,禿頂胖子的兩個手下摩拳擦掌,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大打出手的架勢。中年人眼神游移,明顯對禿頂胖子十分畏懼,但他哆嗦著就是不肯屈服,擰著脖子說:“這里是夜大師的地方,你敢在這兒動手?”
      
       禿頂胖子愣了一下,似乎沒料到中年人竟然這么強硬,他咬了咬牙伸手去搶中年人的魚簍,嘴里悻悻的說:“我不動手,我就借你條魚!你今天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中年人死死抱住魚簍不撒手,禿頂胖子勢力很大。如果不是因為身處這個園林,他萬萬不敢與之作對,F在禿頂胖子近乎明搶。他能做的就是抱緊魚簍,說什么也不敢動手把禿頂胖子推開。
      
       “馬老弟!你現在把魚借給我。以后就是我薛大本事的朋友,咱們還好見面,”禿頂胖子惡狠狠的說,“可你要是再不撒手,別怪我不講情面,出去之后有你的好看!”
      
       帶眼鏡的中年人被禿頂胖子給糾纏的發了狠,梗著脖子說:“薛胖子,你信不信我拿著這條魚去求夜大師,讓她給你一個報應!別以為我就怕了你。大不了一拍兩散,我不能飛黃騰達,你也保不住性命!”
      
       “你……!”禿頂胖子眼一瞪,接著使勁搶奪魚簍。兩人的爭執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有一隊園林的保安也走了過來,不過兩人只是爭搶魚簍,并未真正動手,所以保安只是干看著沒有干預。禿頂胖子和帶眼鏡的中年人在h市都是響當當的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