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極度尸寒_第124章

作者:全雨 大小:2M 類型:懸疑 時間:2015-08-29 17:42:38
        說話。張威也走過來說:“劉雨生,不要以為大通靈師有多么了不起,在國家面前,再強硬的人也會像黃豆一樣被鹵水點成豆腐。以后你就是國安局的人,一舉一動都代表著國家,所以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知道嗎?”
      
       劉雨生眉頭皺的更緊,但依舊沒有說話,還是點了點頭。韓雪莉倒是沒有過來對劉雨生說教,她不耐煩的說:“好啦,我以為要多麻煩呢,原來也是個肉頭。既然問題解決了,我們趕緊去t市吧,胡蒙那個廢物二世祖,已經把事情搞砸了還不知道,總得我們去擦屁股!
      
       墨讓揮了揮手說:“好,既然雨生已經加入,我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你們去把車開過來,大家一起去t市。雨生啊,你雖然同意了加入國安局,但還要走一系列流程,國家機關不是那么簡單的。這些流程等到了t市,我們再慢慢進行,現在,你就先跟著我們出一次任務吧!
      
       劉雨生只說了一句同意加入國安局,眾人就開始理所當然的對他呼來喝去,絲毫不把他大通靈師的身份放在眼里。他們頂著國家機關的名頭,見過了太多太多的刺兒頭,到最后都會服服帖帖。所以他們覺得這么對劉雨生是很自然的,也是很正常的,畢竟每個新加入的人無論身份背景,都會有這么一個過程。
      
       劉雨生真的妥協了,他在國家機器面前選擇了退讓,他選擇加入國安局,而不是和墨讓等人對抗?墒沁@已經是他的底線,眾人都開始行動,只有他還站在原地沒有動。華凌推了他一下說:“走啊,愣什么呢?我們得趕緊去t市,那里出了一只畫皮鬼,現場有人偷拍了視頻,現在視頻流傳了出去,我們得趕緊去收拾局面!
      
       “你們走吧,我早就說過,我還有要緊的事要辦,”劉雨生淡淡的說,“墨讓,你不是說留個資料就行嗎?聽調不聽宣,嘿嘿,該不會只是一句空話吧?”
      
       墨讓臉色沉了下來,沒有說話,華凌冷冷的說:“通靈師的確有這樣的特權,可那是指平常時候,而且還得是國家承認的正式的國安局成員才行。你只是通過了邀請,還沒有得道國安局的認證,一個小菜鳥也想有那么多特權?更何況現在是緊急時期,墨組長要帶上你,是因為你的通靈術可能有用。你要以大局為重,不要因為一些個人的瑣事誤了前途,知道嗎?”
      
       劉雨生看了看墨讓等人,不動聲色的問道:“墨讓,是這樣嗎?他的話也是你們的意思?”
      
       “叫墨組長!”韓雪莉不滿的說,“怎么敢直呼墨組長的名諱?太沒規矩了!沒錯,你必須跟我們走這一趟,等回到基地完成認證,你再請了假去辦你的事也不遲。這不是某個人或者某些人的意思,這是國安局的規矩!”(未完待續。。)
      
       第一卷 第六十七章 威脅
      
       “如果我非要走呢?”劉雨生冷冷的說,“這件事對我來說至關重要,絲毫不能耽誤。我肯留下來跟你們說這么多話,已經表達了我最大的善意,你們一定要逼我翻臉?”
      
       “劉雨生!”張威怒沖沖的說,“注意你的態度!進入國安局,就是系統內的人員,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肆意妄為。你表達什么善意?把你吸收到國安局,就是你的榮幸!你還沒有正式通過認證,就開始違抗命令,不知道國法無情嗎?翻臉?你當國安局都是吃素的?”
      
       “哼,終究是野路子,練了兩手野球拳,照樣沒素質。裝神弄鬼是把好手,說到紀律,連個新兵蛋子都不如,囂張狂妄,簡直不知所謂!”華凌不屑的說。
      
       “好了,都少說兩句,”墨讓不慌不忙的打圓場說,“雨生,不是老夫為難你不給你行這個方便,但規矩就是規矩,你真的不能走。不過,你有什么要緊的事,不妨說來聽聽,國安局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說不定老夫可以幫你!
      
       劉雨生嗤笑了一聲說:“我要去對付一個敵人,他幾十年以前就已經是大通靈師,你覺得你能幫得到我?”
      
       “大通靈師有什么了不起?我們又不是沒有見過!”華凌高傲的說,“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一個大通靈師,只要他還離不開人間煙火,只要他還有三親六故,只要他還有人性!
      
       “呵呵,雨生啊,大通靈師是超凡入圣的存在。老夫幾十年來也只見過你一個,”墨讓拈了拈胡子說!澳汶S便就說要去對付另外一個大通靈師,莫非是在消遣老夫?就算真的確有其事。大通靈師之間的戰斗驚天動地,必定會傷及無辜,還會造成很大的恐慌。從國家安全的角度考慮,就更不能讓你隨便行動了!
      
       “快上車吧!”張威不耐煩的說,“劉雨生,你不要自誤!我是四組的副組長,我現在命令你,上車!”
      
       劉雨生輕輕搖了搖頭,拍著手說:“精彩。真是精彩。你們這些人也能叫通靈師?捧高踩低的本事足以在官場縱橫了,難怪一個個做了天家鷹犬!
      
       “你說什么!”
      
       墨讓等四人全都臉上變色,眼神不善的看著劉雨生。劉雨生輕巧而快速的拍了兩下手,然后歪著頭說:“我說你們可以滾蛋了,我無意和國家作對,但也不想任人羞辱。對你們我已百般忍讓,如果不是看在國家大義的份上,就憑你們對我不敬這一條,就足以讓你們身死魂消!”
      
       墨讓的臉沉下來說:“雨生啊。你不要沖動,有什么話咱們可以慢慢商量。你還年輕不懂事,老夫可以原諒你這一次。你想過沒有,拒絕了國安局。就是和國家作對,就是叛國,就是國家的敵人!和國家為敵。以后你將寸步難行!
      
       “別廢話了,”劉雨生淡淡的說!叭绻驗槲覜]有聽你們的話就把我當成敵人,那么國安局的高層智商真是令人擔憂。何況通靈師的驕傲讓你們給扔到了天邊去。我怎么能跟著你們一起墮落?”
      
       “你是打定了主意不跟我們走了?真的不考慮考慮這么做的后果?”墨讓捋著胡子說。
      
       “各位請自便吧,我就不送了!眲⒂晟纛^就走,絲毫不把墨讓隱含的威脅放在眼里。
      
       “劉雨生,你給我站!”張威大喝一聲道,“我知道你是大通靈師,心高氣傲,自以為神通廣大,就不把國安局放在眼里。你靈術高深,或者真的不怕國安局和你為難,但是你的親人呢?你的朋友呢?難道他們都像你一樣是大通靈師,像你一樣無所畏懼嗎?”
      
       劉雨生身子停頓了,他沒有轉身,只是冷冷的問:“你想說什么?”
      
       “哼,我想告訴你,你的資料我們查的很清楚!你的老父親在劉家村安享晚年,你的親舅舅被你用陰煞還魂,正頂著許大鵬的身體逍遙快活,你唯一的好朋友蕭胖子在泡三流女明星,你喜歡的女人在醫院里當護士!”張威鄭重其事的說。
      
       “那又怎樣?”劉雨生冷冰冰的說,他的聲音就像數九寒天的冰疙瘩,讓人聽了從心底感到一陣涼氣。
      
       張威對劉雨生冰冷的語氣毫不在意,陰森森的說:“那又怎樣?你覺得會怎樣?你和國家為敵,奈何不了你,就只好對付你的親人和朋友。你的親人和朋友會因為你的連累而遭到通緝和追捕,無論他們身份如何,都抵擋不了國家機器的力量。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他們的生命不會有危險,但是卻要被關起來,直到你出現為止!我勸你最好放老實一點,乖乖的跟我們走,不然的話,恐怕你后悔都來不及!”
      
       “好,很好!”劉雨生慢慢轉過身來說,“原來你們所謂的可以對付大通靈師,就是用這種法子。真是同道中人,這樣的卑鄙無恥,我喜歡!
      
       看到劉雨生的表情十分危險,張威本能的感到一絲不妙,他后退了兩步戒備的說:“劉雨生,你不要沖動,要考慮清楚……”
      
       “巨靈!”
      
       劉雨生大喝一聲,打斷了張威的話。他隔著五六米那么遠,右手一揮,他的手并沒有變化,但是他的影子卻變的巨大無比!遮天蔽日的黑影從天而降,直直的砸向張威。張威眼睛瞪的老大,雙腳把結實的公路踩出了兩個窟窿,他整個人陷進窟窿里去,一下子矮了一截兒。他掏出一把符咒貼在身上,雙手向天舉起,口中念念有詞:“如鋼鐵,似金石,四方仙靈護佑我身,金剛不壞!”
      
       張威不愧是老資格,雖然他只是國安局的一個副組長,不過他的靈術看上去可比胡蒙那個二世祖強大多了。只見他咒語念過之后,身上金光大作,變成了一個人形琉璃。劉雨生手掌帶起的黑影看上去動靜挺大,但就是給人一種威力并不是很大的錯覺,張威的琉璃金身,讓人一看就深刻的體會到了什么叫“金剛不壞!”
      
       這么看來,這一次交手,本應張威略占上風才對。劉雨生只是隨手那么一揮,張威可又念咒又施符的,把看家本領都用出來了。就算劉雨生是大通靈師,靈術比張威高深許多,但通靈師的戰斗并非是簡單的加減法,不是說兩個人比較一下,誰的通靈術境界高,誰就一定會贏。
      
       可惜,以上只是常規的認知,劉雨生的境界,已經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張威固然盡了全力,可是再怎么努力的老鼠,也斗不過一只貓。
      
       巨大的手掌影子“嗵”的一聲砸了下來,揚起一陣煙塵,等煙塵散去,張威不見了。他原本站著的地方,只留下一個深深的掌印,他就那么人間蒸發了,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眾人不明所以,震驚的看著劉雨生,只有墨讓眼光毒辣,他知道張威已經被拍成了無數微小的顆粒。劉雨生的掌影就像一個可怕的機器,里面密密麻麻全是鋒利的齒輪,掌影砸下去的一瞬間,這些齒輪開動,把張威生生的鋸成了無數的小肉塊。然后掌影砸到地上,巨大的震動把張威被切割的碎肉震成了微塵,隨風消散在天地之間。張威的血甚至都沒有流出來一滴,都被那可怕的掌影給吸收了。
      
       這樣威力巨大的一個掌影,只是劉雨生隨手一揮而已!這已經不是大通靈師能有的手段,通靈術延伸到外物之上,并產生了自己的變化,這已經是造物的手段。劉雨生已經突破了大通靈師的境界,他現在是——通靈圣師!(未完待續。。)
      
       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 殘殺
      
       墨讓并不知道通靈圣師究竟有多強大,大通靈師他都沒見過幾個,更何況大通靈師的進階版本?劉雨生原本只是大通靈師,他是怎么進階的?他還那么年輕,難道這個人就沒有瓶頸這一說嗎?墨讓又妒又恨,但他絲毫沒有把這些情緒暴露出來,因為他很清楚一件事——不管劉雨生是大通靈師還是通靈圣師,都強大到無可抵御。
      
       一旦國安局的名頭不能讓劉雨生顧忌的話,那么幾個人就像螞蟻一樣,分分鐘就會被滅掉。張威不就是最現成的例子?劉雨生已經撕破臉動手殺人了,面對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強大存在,墨讓該怎么辦?轉身逃走還是奮力一搏?
      
       轉身逃走似乎不是一個好選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