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極度尸寒_第113章

作者:全雨 大小:2M 類型:懸疑 時間:2015-08-29 17:42:38
        因為這兩個普通人就用掉?咱們干脆走掉好了,管他們去死?小小的惡靈,縱然能制造點麻煩,難道還能要了你我的性命不成?”
      
       瘦高個兒和丁大頭對視一眼,兩人噗通一聲同時跪倒在地,抱著胡蒙的大腿喊道:“蒙少!求你發發慈悲,一定要救我們出去!求你了!”
      
       胡蒙眼中精光一閃,隨即悲天憫人的說:“起來吧,身為通靈人,怎能見死不救?何況你們那么多兄弟都因我而死,我也心中有愧!
      
       瘦高個兒和丁大頭又哭訴了兩聲才爬起來,胡蒙從身上取出一個紅色的中國結說:“這是一個連心結,你倆綁在一起,過河的時候如果一個人被惡鬼拉住,另外一個人可以救他!
      
       把中國結遞給瘦高個兒之后,胡蒙慎重的從懷里取出一個小小的玉葫蘆說:“這是陰陽葫蘆,是我胡家祖傳的寶貝,可以護持陰陽,拿在手里諸邪不侵。只是還有一個礙難之處,你們有兩個人,我這寶葫蘆卻只有一個……”
      
       ps:你們敢看在屁的份上打賞訂閱嗎?敢嗎?敢嗎?哈哈哈哈。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先下手
      
       聽到胡蒙說能救命的寶貝葫蘆只有一個,丁大頭和瘦高個兒臉上的神情都有點兒不對勁,在這種關乎生死存亡的時候,兄弟義氣說起來實在太過蒼白。丁大頭腳步悄然往前挪動了一點,有意無意的把瘦高個兒擋在了身后,他不僅腦袋大,體型也比瘦高個兒健壯許多,他陪著笑臉說:“蒙少爺,我力氣比較大,真要是有什么危險,我也好出手幫忙。這陰陽葫蘆不如就交給我吧,讓他拿這個中國結,遇到危險隨時都可以叫我!
      
       丁大頭沒有一點兒謙虛的意思,話說的非常直白,胡蒙猶豫了一下,轉眼看了看瘦高個兒。瘦高個兒臉色陰晴不定的說:“蒙少,這個葫蘆真的有那么神嗎?是不是只要拿在手里,就可以放心的過河?河里的那些古怪東西,就不會來害人了?”
      
       胡蒙點了點頭還未說話,旺財在一邊不滿的說:“放肆!蒙少肯拿出這樣的寶貝來已經是格外恩遇,你還敢質疑這寶貝的神奇?老實說我都替蒙少不值,要是不相信,干脆不要用這寶貝了!
      
       丁大頭搶著說:“相信!相信!我們相信!蒙少是什么人?怎么會誆我們這些小角色?蒙少,這葫蘆……”
      
       胡蒙故作姿態,其實是想讓瘦高個兒主動要求,好把葫蘆順理成章的借給他。瘦高個兒雖然還沒立投名狀,但好歹已經算是自己人了,胡蒙有些小心思也不足為怪?墒鞘莞邆兒不知哪根筋不對了,死活看不出胡蒙的意思。他點了點頭說:“是啊蒙少,大頭力氣確實比我大。葫蘆就交給他也無妨!
      
       瘦高個兒這話一說出口,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馬上就要渡過陰宅大河。此時此刻,有這陰陽葫蘆在手,等于多了一條性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墒鞘莞邆兒這么淡然的放棄,難道他真的這么高風亮節?丁大頭只以為瘦高個兒在顧全兄弟情誼,不禁感動的一塌糊涂,同時又為自己的自私感到有些慚愧,他拍了拍瘦高個兒的肩膀說:“好兄弟,你放心。不管你遇到什么危險,我一定不會置之不理的!”
      
       瘦高個兒微笑了一下沒有說話,胡蒙和旺財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迷惑。瘦高個兒的表現太詭異了,絲毫不像他的為人,這貨究竟在搞什么鬼?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惡靈蘇醒在即,已經沒時間耽擱了。胡蒙轉身指著小河說:“既然已經商量好了,我們這就出發吧!
      
       “蒙少。咱們應該怎么過河?總不會是就這么趟過去吧?”瘦高個兒恭敬的問道,“您也說了這河里到處都是陰宅鬼冢,惡靈遍布,我們貿然走進去。豈不是很危險?”
      
       胡蒙指著河面上那座詭異的大宅子說:“當然不能就這么走過去,看到那陰宅了嗎?它上寬下窄,形似一個骷髏頭。我們要從它的后腦處過河。也就是東廂房的第二間窗戶那里。那里是整條河上陰氣最濃郁的地方,但陰極陽生。是唯一的生路。只要我們在水里能小心一點,不被惡靈迷惑。就能逃出去!
      
       胡蒙指點了生路,對旺財說:“旺財你先下去探探路,記得小心一點!
      
       胡蒙指使旺財的時候,眼神詭異,似乎在表達一些隱蔽的意思,旺財微微點頭示意。這一幕丁大頭并未起疑,但落到瘦高個兒眼里,卻讓他心中一涼,更堅定了他的打算。旺財慢慢走到河邊,伸出一只手試了試水溫,轉臉過來正想說話,可是“啪”的一聲響,他腦門上多出一個大大的血窟窿!
      
       旺財一臉驚愕的倒在了水里,兩眼圓睜,死不瞑目。胡蒙見狀大吃一驚,轉身正要說話,可是一顆子彈從他身后射來,穿透了他的后腦勺,從他的右眼里鉆了出來。他身子僵了一下,一聲不吭的趴倒在地,抽搐了兩下就沒了動靜。
      
       丁大頭驚恐的大喊大叫:“你干什么?為什么把蒙少殺了?你知不知道……”
      
       “啪!”
      
       丁大頭喉嚨上中了一槍,他不敢置信的捂著脖子,血從他的手指縫里噴了出來。他艱難的“嗬嗬”了兩聲,伸手想去抓瘦高個兒,可是沒走兩步,一頭栽倒在地,再也沒能爬起來。大量的血液流出來,染紅了好大一塊地方。
      
       瘦高個兒眼神冰冷的把槍收起來,走到丁大頭的尸體旁邊把他翻了過來,從他身上摸索了一會兒,把那個陰陽葫蘆給搜了出來。瘦高個兒看著陰陽葫蘆,冷笑道:“一群白癡,以為我這么好糊弄?”
      
       瘦高個兒收起陰陽葫蘆,轉身就走,路過胡蒙尸體的時候,又在他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出一堆符咒、八卦鏡、紅繩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雖然不知道具體有什么用,但能被胡蒙帶在身上,想來不是凡物,瘦高個兒紛紛把它們裝了起來。
      
       旺財的尸體倒在了河邊,血不停的流進水里,把河水都染成了紅色。瘦高個兒本來已經走到了河里,他想了想又折返回來,費勁巴拉的將胡蒙、旺財和丁大頭三人的尸體拖到一起,找了一根紅繩子把三具尸體綁在了一起。三具尸體比他們活著的時候更重,瘦高個兒做完這些,已經累的滿頭大汗。不過他沒有休息一下,先把三具尸體推到河里,然后自己緊跟著尸體向河水深處走去。
      
       瘦高個兒在光頭胖子的手下不顯山不露水,別人都以為他是一個普通的打手。事實上只有光頭胖子和他自己知道,他表面上是打手,暗地里是一個真正的殺手。打手和殺手,一字之差,但做的事天差地別。他是訓練營出來的精英,并非被淘汰的那種,他的槍法如神,堪稱百步穿楊,胡蒙三人身上的彈孔就是明證。
      
       打手只是瘦高個兒用來掩飾身份的,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會整天混在流氓中間打打殺殺吧?他殺過很多大人物,得益于他出眾的偽裝,一直都沒有被仇家發現過。他是潛藏在一群土狗當中的雄獅,只要手上有一把槍,他可以面對全世界。
      
       自從進入**地界,光頭胖子帶來的二十個人相繼死光,只剩下瘦高個兒和丁大頭。丁大頭或者是憑運氣,但瘦高個兒絕對不是,他靠的是野獸一樣對危險的直覺。他總能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所以才能活到現在。譬如在發現胡蒙的有意設計之后,不僅沒有當場翻臉,反而選擇了投靠。如果不是裝作投靠了胡蒙,他可能根本沒機會來到陰宅大河,更不可能奪走陰陽葫蘆,占了那唯一的一線生機。
      
       胡蒙費盡心機,害死了光頭胖子等近二十余人,說他忽然良心發現不想再害人了,誰信?反正瘦高個兒是不信的,所以他一直在小心提防。不管胡蒙表現的有多么悲天憫人,但之前那些血淋淋的尸體擺在那里,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他肯定還有陰謀,還要算計別人。
      
       根據胡蒙的說法,瘦高個兒推斷出,他既然被強大的敵人追殺,要用那么多條人命來布置陣法,那么所有人都死掉又算得了什么?之所以留著瘦高個兒和丁大頭,必然是因為陣法還沒有布置完全,還缺了很重要的一環。這最后的一環,應該就在這陰宅大河上。
      
       當胡蒙命令旺財下水探路的時候,他們兩個人交匯的眼神,讓一直悄悄留意的瘦高個兒意識到,最后的時刻來臨了。只要眾人下了水,瘦高個兒和丁大頭一定難逃被惡靈吞噬的命運,胡蒙和旺財會借機逃走并激活所謂的大陣。盡管沒有任何的證據,但瘦高個兒相信自己的判斷,他這么多年的殺手,不是白當的。
      
       所以他決定先下手為強,一槍一個干脆利落的撂倒了所有人。
      
       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水草
      
       **如果沒有這么多恐怖的吃人惡靈,單看景色的話可以算得上山清水秀,真真正正的原生態。河水清澈見底,河邊的水草嫩綠嫩綠的,鵝卵石鋪成了美麗的圖案,讓人看了心曠神怡?上淼竭@里的人,沒有任何一個還能有心情欣賞風景,尤其是在經歷了一系列血腥的死人事件之后,無論看到多么美麗的風景都會覺得其中暗藏殺機。
      
       瘦高個兒推著胡蒙、旺財和丁大頭三個人的尸體下了河,三具尸體漂浮在水面上,幾乎要被水流沖走。瘦高個兒整個人藏在水下,只露出半個腦袋,他雙手緊緊的抓住栓尸體的繩子,推著尸體前進。他的雙眼警惕的望著四周,尤其注意著那座可怕的陰宅。
      
       河水潺潺,一時間除了流水聲,再沒有其他的動靜。但在這流水的聲音之中,視乎孕育了極大的恐怖。瘦高個兒精神繃的緊緊的,一步一步的推著尸體來到了陰宅旁邊,陰宅里靜悄悄的,仿佛里面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他絲毫不敢放松,深吸一口氣腦袋又往下沉了一點,河水漫過了他的口鼻,有種淡淡的土腥味兒。
      
       胡蒙所說的唯一的生路,陰宅東廂房的第二間窗戶,已經近在眼前。饒是瘦高個兒心如鐵石,也禁不住有些激動,只要能到了那里,就算保住了性命。經過了**里的九死一生,還能有什么比活下去更讓人開心呢?
      
       “嗖!”
      
       陰宅的一扇窗戶后面突然人影一閃!瘦高個兒立刻僵住了,他保持著一個姿勢動也不動,等了一會兒。那扇窗戶后面都沒有什么動靜。他不動聲色的掏出一把小刀,輕輕的割開了丁大頭身上的紅繩。然后用力一推丁大頭的尸體。丁大頭的尸體受力之后緩緩的向陰宅漂了過去,掀起嘩嘩的水聲。
      
       “噗通!”
      
       丁大頭的尸體快要接觸的陰宅的那一刻。忽然水中涌起一條水柱,大片的水花四濺,把尸體遮掩了起來。清澈的水花沒多一會兒就變成了血紅色,甩出來了許多的肉沫子和腦漿子。瘦高個兒看都不看水柱一眼,趁著丁大頭的尸體引起的動靜,他悄悄的往前挪了好幾步。
      
       那陰極陽生的唯一生路觸手可及!可就在這個時候水柱忽然一收,風平浪靜了,丁大頭的尸體也不見了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